首先是各種煉器用的珍貴礦石,例如精鐵,紅印石,血珀鋼等礦石,工工整整堆積在角落中,這些礦石對於煉器師來說,都是相當珍貴的寶貝,拿出去可以賣出不菲的價格。

首先是各種煉器用的珍貴礦石,例如精鐵,紅印石,血珀鋼等礦石,工工整整堆積在角落中,這些礦石對於煉器師來說,都是相當珍貴的寶貝,拿出去可以賣出不菲的價格。

在礦石的旁邊,還堆放著一種透明的晶石,這些晶石羅征倒是認識,名叫方晶石,俗稱方晶。

這種方晶算是帝國中真正的貨幣,黃金白銀在這個世界上,只是普通人交易的貨幣,但是對於真正的修鍊之人來說,黃金就如同糞土一樣不值錢,但是方晶不同!

這種十分規則的方晶石中儲存著純粹的真氣,那是踏入先天秘境的高手必須的東西。

因為方晶石便於切割,且方便攜帶的緣故,逐漸就變成了這個世界修鍊者手中的貨幣。

羅征粗略的數了一下,這整整齊齊的方晶石疊在一起,竟然不下數百根,這算是一筆巨款了。

除此之外,在另外一邊還放置著一些寶物,一把閃爍著妖冶光芒的長劍,還有一柄血色大鎚等等,看這些寶物的品階也不低,大概都是玄器下品和玄器中品的水平。

須彌空間的另外一邊,則雜亂的擺放著各種煉器書,以及一些不知名的丹藥還有一堆雜物。

但是羅征的目光,卻被那堆雜物里的一把飛刀吸引了。

那把飛刀十分老舊,飛刀的表面坑坑窪窪,刀柄也碎了大半,飛刀的刀刃也完全卷了起來,有的地方還是一片焦黑,看上去十分殘破。

可就是這樣一把殘破的飛刀,卻散發著一股極為特殊的氣質,就是這種特殊的氣質對羅征產生了強烈的吸引力,這殘破飛刀絕對不是凡品!

羅征的念頭一動,就將殘破的飛刀從須彌戒指中取出來,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陣。飛刀散發出來的那股氣息更加清晰,銳利,彷彿能切割世間一切。

這等寶物,就算是被摧毀到如此程度,還能殘留這麼犀利的氣息,寶物的品階恐怕高的不可想象,那邪琅也知道這飛刀不是普通玩意,估計憑藉他的實力沒辦法修復,才將它收入須彌戒指中。

邪琅都無法修復,自己恐怕也暫時沒啥辦法,把玩了一會兒他又將飛刀塞進須彌戒指后,往洞穴外面走去。

順著那蜿蜒盤旋的通道,一路走到洞穴的最外面,羅征踩在那顆大樹上開始向懸崖的上方奮力攀登,這懸崖斷面沿途都有突出在外的倒刺,盤爬起來倒也不費力,經過數次借力后,羅征迅速的就攀上了懸崖山頂。

站在懸崖頂上,羅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沐浴著溫暖的陽光,臉上終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一趟,他能夠從羅家安然離開,並且從邪琅手中死裡逃生,只能說是萬幸,現在還收穫頗豐,得到了邪琅的全副身家。

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自由。

被羅家束縛在地窖中兩年,終於從羅家脫離出來,從此天高任鳥飛!

他認準了一個方向,就朝著前方狂奔而去。

雖然心情不錯,羅征卻沒有得意忘形,他知道自己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的目的地,就是帝都。

傳說中的焚天帝國的中樞所在,同時青雲宗也設在那裡,而自己的妹妹羅嫣,正被困在青雲宗煉獄山。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內院的一處平地上,地面深深凹陷,躺在其中的四名斗宗巔峰強者以及十幾位斗皇,在頃刻之間被拍成齏粉。

望著那一幕,所有人的心臟都在此刻狠狠顫了顫。

再抬頭看向天際踏空而立的那一道青衫身影,眾人的眼中皆是不覺透著一抹恐懼之色,此刻,他們竟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生怕給他們也來一掌。

一些學員感到恐懼的同時,也很鬱悶,這傢伙到底怎麼修鍊的,怎麼會這麼強?

蘇千等一眾長老更是感到不寒而慄,之前,他們還打算讓帝閣與黑盟兩敗俱傷,他們內院好坐收漁翁之利,現在看來,這個如意算盤未免太過可笑了,蕭寒一人便能滅掉黑盟,還需要他們?

若是剛才他們出手對付黑盟,或許還會與帝閣建立一份不錯的關係,可是他們剛才冷眼旁觀的舉動,著實讓人有幾分失望,這可能還會導致蕭寒記恨他們。

事實上,蘇千等人想多了,蕭寒壓根兒都沒有再看他們一眼,如今的蕭寒還需要在意他們?

「閣主的實力當真可怕……」蘇念秋美眸閃了閃,不覺心中暗嘆,帝閣等人也都是面面相覷,看著眼前傲然而立的青衫身影,眾人眼中的敬畏之色也是愈發濃郁了幾分。

片刻之後,那天際之上蕭炎與韓楓的大戰也結束了,蕭炎將韓楓斬殺,成功收取了海心焰。

「蕭寒,等我一時間,等我煉化這海心焰,我們兄弟二人便殺回雲嵐宗!」這時,蕭炎身形閃掠過來,笑著說道。

「好,出關后,便來帝閣找我。」蕭寒道,加瑪帝國他自然是要回去的,雲嵐宗,自然也是要滅的,不過蕭寒知道,要滅雲嵐宗恐怕沒那麼容易,這一次,很有可能會有魂殿的大佬現身,畢竟他的系統懸賞任務中,滅掉雲嵐宗的積分獎勵,已經達到了一千萬,當時看到這個數值,蕭寒也是嚇了一跳,所以若是要殺回去,他和蕭炎必須將各自的戰力再度提高几分,不然很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說完,蕭寒也不再多留,帶著蕭雪琴等人徑直離去了。

「雲嵐宗!」

蕭炎望著加瑪帝國的方向,嘴中喃喃,眼中有著殺意涌動。

不過,那裡,同樣是一個讓他感到恩怨情仇糾葛的地方,一想到那一道雍容華貴的倩影,以及當日在山洞中的日子,他便不覺感到有些心煩意亂。

隨即蕭炎也是不再多想,他又向蘇千等人打聽了一下熏兒的消息,得知熏兒已經被家族之人接走了。

這讓得蕭炎心頭不覺有些失落,他聽葯老說過,熏兒有著很強的背景,這一別,恐怕再見需要很久。

「好了,小傢伙,別在這兒暗自惆悵了,又不是沒機會見面了,好好修鍊,增強實力才是王道,不然日後去那一族,你只會更尷尬。」葯老的聲音突然響起。

蕭炎點頭,搖了搖頭后,暫時壓下心頭的煩亂思緒,身形一閃,他徑直朝著內院後山掠去,準備煉化海心焰。

內院一戰,韓楓等人盡被誅殺,所謂樹倒猢猻散,黑盟也在一夜之間分崩離析。

至此,帝閣一統黑角域!

一統黑角域后,蕭寒的兩百萬積分到賬,這也讓得他又多了幾分底氣。

————

黑角域被帝閣一統,但是這裡的混亂,卻依舊沒有停止。

對於這些,帝閣沒有插手,黑角域本就是這樣一方弱肉強食的世界。

弱者,不適合這裡。

混亂,同樣是一種淘汰。

總之,在混亂的黑角域之中,帝閣猶如一尊龐然大物般矗立,沒有人敢招惹,帝閣也沒有太多去插手那些小勢力的爭鬥,僅僅是一種超然的姿態屹立在黑角域中央。

黑角域這小勢力的爭鬥,也不過都是在帝閣的規則之中罷了。

黑角域眾人都知道,如今黑角域中,規則已由帝閣制定。

帝閣,方才是黑角域中的唯一霸主!

在黑角域中,眾人都聽說過了,當日內院大戰,蕭魔王一掌將四名斗宗巔峰強者以及十幾位斗皇拍成齏粉,戰力恐怖至極。

如今在黑角域中,這位帝閣蕭魔王,已經隱隱成為了傳奇人物,成為很多人崇敬了對象。

蕭魔王,黑角域的主宰者!

————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帝閣完成一統,黑角域在平靜中度過了一段時間。

而這幾日,黑角域又變得熱鬧起來了。

因為,在黑角域中央的黑海之中,居然有著一座遺迹出世了,看那遺迹規模,應該是一位斗尊強者所留下的。

一時間,斗尊遺迹出世的消息迅速在黑角域中傳開,黑角域中大大小小的勢力,以及一些隱藏的強者全都被吸引過來了。

黑海周圍,匯聚了無數身影,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人潮湧動,聲勢可怕。

竹馬太腹黑,青梅很悲催 連內院中的蘇千等一眾長老,以及林修崖、柳擎、韓月、冰清兒等人一批傑出的學員都趕了過來,斗尊強者的遺迹,必然是遍布機緣,誰不想去人人運氣呢?

無數道身影匯聚在那黑海周圍,眾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那黑海中央。

那裡,浪潮滔天,狂風呼嘯,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而在那海面上,則是有著一座無比龐大的宮殿在緩緩上升。

遠遠看去,宮殿只露出了大半截,宮殿殘破,極為斑駁,透著一股難以掩飾的歲月滄桑之感。

眾人沒有妄動,都在靜靜等待著那一座龐大的宮殿完全浮出海面。

三日之後,那一座宮殿,完全露出了本來面目,極為龐大,雖說處處是斷壁殘垣,但是卻依舊顯得氣勢恢宏,若是完好之時,定然是無比的大氣磅礴。

那一座殘破的宮殿,只有一個入口,那就是宮殿正前方的一扇青銅大門,青銅大門高達十幾丈,無比恢宏,其上紋路斑駁,透著歲月的厚重之感。

此刻,眾人的目光全都好奇地盯著青銅大門,只見,在那青銅之上,鐫刻著十七行古字。

香令人何?

酒令人何?

石令人何?

琴令人何?

茶令人何?

竹令人何?

月令人何?

棋令人何?

仗令人何?

水令人何?

雪令人何?

劍令人何?

蒲團令人何?

美人令人何?

僧令人何?

花令人何?

金石鼎彝令人何?

青銅大門之上,鐫刻十七行古字,這是十七個問題。

而且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在每一段話之後,都刻意留有一個空格。

每一個問題,答案,只能是一個字。

而這些答案,很顯然,便是開啟青銅大門的關鍵所在。

簡而言之,一連串的問題答案,猶如大門的密碼,要開門,自然得破解密碼。

察覺到這些,黑海周圍的眾人皆是不覺皺眉。

答案只有一字,看似簡單,但是,又該如何作答? 穿過崇山峻岭,平原高地,繞過無數的郡城,在半個月後羅征終於來到了帝都。

全世界都不如你 羅征以為,崇陽郡在所有的郡縣之中也不算小城了,可是當羅征站在帝都的門口,仰望著幾十丈高的黃金城門,他的嘴巴還是張的老大。

就算各種書籍裡面,極盡所能的誇大,讚美帝都的偉岸,羅征對帝都的宏大與奢華也有了心理上的準備,但是當他第一次踏足帝都,還是像個剛剛進城的土包子一樣,被深深的震撼。

其實帝都的不少景緻羅征都從書本上看過,書本上記載的詳細無比,就連按照景物臨摹的圖畫都有。

例如眼前這座黃金城門,這座黃金城門名叫望天門,高三十六丈,寬九丈。

三十年前魔族的戚公主與焚天王朝的太子通婚,這座望天門是戚公主當初帶過來的嫁妝。

百聞不如一見,當羅征看到用精金與各種寶石打造的黃金城門,才明白戚公主這件嫁妝的含義:在我們魔族眼中,你們東域人類都是窮人。

從望天門穿過去,羅征走在帝都的主道上,一路上欣賞著兩旁各種景物,一柱擎天高約百丈的熾天閣,巍峨龐大的地龍壇,各種飛天輦車穿梭其中……

這些景物匆匆在羅征視線中掠過,他最關心的還是青雲宗。

經過多方打聽,花費了一天時間,穿過大半個帝都,羅征終於找到了青雲宗的所在。

巨大的青雲宗,幾乎佔據了四分之一的帝都面積,比皇城佔據的面積還要大數倍,這還不包括青雲宗背後綿延不斷的青雲山脈。

相比貴氣無邊的望天門,青雲宗的宗門顯得就小氣的很多,除了「青雲宗」那三個揮斥方遒的三個大字,基本沒有其他可取之處,四周青蔥的大樹籠罩,還有青藤盤踞,顯得古意盎然。

宗門的旁邊,正有兩支隊伍在排隊報名。

左邊的那一支,只有繆繆十多人,而右邊的那一支隊伍則排成了長龍,那長龍蜿蜒盤旋,竟然一眼望不到頭,估計不下上千人。

羅征徑自走到左邊的那條人數繆繆的隊伍,由於人比較少,不一會讓就輪到了羅征。

負責報名的接待人,打量了一眼羅征,朝他伸出手說道:「請把你的士族文書拿出來。」

「士族文書?」羅征臉上一陣愕然。

接待人指了指這張桌子說道:「我這邊只接待士族,如果你沒有士族文書,請排在那邊去!」說著接待人指了指旁邊那條長龍。

羅征這才明白,為何這邊沒多少人排隊了,原來是專門為士族服務的。

士族,是皇帝敕封的一種特殊階層。

在整個帝國之中,只有極少數豪門家族才有資格稱得上士族,而且這些豪門家族基本都集中在帝都。

崇陽郡羅家,當然不可能是士族,羅征自然拿不出什麼「士族文書」。

看到這一幕,旁邊那條長龍隊伍里的人都發出一陣低沉的鬨笑聲,臉上都流露出輕蔑的神色。排隊的確是一件無聊的事,羅征這個舉動倒是一個難得的笑料。

「哪裡來的土包子……」

「連士族文書都不知道,這年頭真的是什麼人都往青雲宗內擠……」

對這些擾人的聲音,羅征沒有絲毫反應,只是朝那接待人點了點頭,在眾人輕蔑的目光中,走到那條長龍隊伍的尾端。

兩年家奴的生活,幾番死裡逃生,早已讓羅征的心境變得十分平順,微不足道的挑釁與奚落,根本不足以讓他惱怒,反而讓他平靜下來。

隊伍前進的很緩慢,羅征乾脆閉上了眼睛,養神。

「你是第一次來參加海試?」不一會兒,一個聲音從羅征前方傳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