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王冷聲道。

魏王冷聲道。

「額,是,盟主思慮周全,屬下多嘴了。」

那諸侯忽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急忙認錯道。

鎮北城外一處搭建的簡陋小型宮殿之中,此處聚集了一批諸侯。

這些諸侯,既不屬於魏庭、也不屬於燕庭,是一批沒有靠山的諸侯。

本來以為此次前來結盟,能夠獲得庇佑,誰想還是逃不過北王庭的爪牙。

「商侯、文侯、呂侯等人已經被北王庭踏滅,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會輪到我們了。」

宮殿中,一個坐在北面的諸侯說道。

此人話一出口,頓時引來殿中十多個諸侯的嘆息聲。

「魏王、燕王等人不管我們,任由我們自生自滅。如今聯盟那裡沒有我們的地位,只能靠咱們自己了。」南面坐著的一名諸侯沉聲道。

「聞僵侯所言不錯,我等贊同。」殿中十多名諸侯沉聲道。

「僅靠咱們這十多個人,是成不了什麼事的,就是自保也很難啊!」聞僵侯嘆道。

「孟叔侯,此地以君侯實力最強大,不知你可有什麼建議?」聞僵侯看向北面坐著的諸侯問道。

「想要抗住這北王庭的這一風浪,就必須找一個實力絕強的人物,將咱們這些人團團抱在一起,這樣才能免受他人欺負!」孟叔侯說道。

「孟叔侯,此處就以您的實力最強,不如咱們今後就以您為尊吧?」其中一個諸侯提議道。

「是啊,是啊!」

「孟叔侯做我等領頭的話,我心服!」

「我也願意擁戴孟叔侯。」

「我也願意。」

「…」

殿中,其餘諸侯都是看著孟叔侯,贊同以他為主。

「不行不行,以本侯力量,根本難以抵抗對面定桃侯等人,更何況還有其他強者。」孟叔侯急忙擺手。

實力強大,自然可以沒有顧忌,將眼前這群人收為己用。

可是眼前這實力不允許啊!孟叔侯也只是通天境,就算是通天境巔峰,距離破天境也還有很大的差距。

到時候,若是定桃侯他們猛盯著自己,那該怎麼辦?

孟叔侯也不傻,豈會讓自己陷於絕境之中,成為對方的首個攻擊對象。

「此事暫且先擱下,如今最要緊的是如何對抗定桃侯的百萬大軍。」孟叔侯看眾人還想推舉他為主,急忙轉移話題道。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如今看來,也只有放棄那片基業了。」聞僵侯說道。

「什麼,放棄自己的基業?」

在場諸侯都是臉色一變。

要知道,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抓在手中的地盤啊!

當初就是魏王想要索要,讓自己臣服,自己都沒有答應的啊!如今,就這麼拱手讓給別人嗎?

「不然還能怎樣,人和地,我們只能選一樣了。只要人還在,咱們日後還有翻身的機會。」聞僵侯看向殿中眾人沉聲道。

「放棄了這片基業,咱們又該前往何處去?」有人問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如今之計只有一個字,拖,拖到北王庭和鎮北聯盟雙方大戰。到時,咱們再伺機行動吧。」聞僵侯說道。

「聞僵侯說的不錯,諸位都先回去準備準備,挑選一批精銳,以待時機。」孟叔侯道。

「唉,告辭。」

「告辭了。」

「我也回去了。」

「告辭。」

「…」

很快,大殿中的諸侯很快就走完了。 孟溪城,孟叔侯封地中一座比較隱蔽的城池。

此刻,孟叔侯、聞僵侯等人帶著三十萬大軍藏匿在此,躲避定桃侯絕殺。

眾諸侯將各自精銳全部抽調出來,就連自己都城、封地都放棄,跟隨孟叔侯來到此處。

孟溪城外,一座高山之上,大片樹林之中,埋伏著定桃侯的大軍。

經過這段時間連番斬首行動之後,定桃侯又從其他地方抽調壯丁,重新組織起百萬大軍。

「事情都查探清楚了?」定桃侯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三將軍問道。

「是,下方城池之內,有著孟叔侯等十幾個諸侯。侯爺,這是一個機會,正好可以將他們一網打盡。」三將軍恭敬道。

旁邊,定桃侯手下一群悍將都是躍躍欲試。

若是能夠一舉將這十幾個諸侯給端了,那在大王那兒也是大功一件了。

就是飛公子、魏武侯、火狼主等人也是頗為心動。

「好,大軍準備一下。今晚出發,以孟溪城周圍百里為界,布置大陣,讓裡面的人無法出逃。」定桃侯沉聲道。

「是,侯爺。」三將軍領命,下去準備。

時間很快就到了夜晚。

就在天黑的那一刻,定桃侯帶來的百萬大軍開始行動了。

孟溪城外,一個滔天大陣運起,將城池及方圓百里之內人畜都給包圍了進去。

城內,孟叔侯、聞僵侯等諸侯都是感覺到了一股微弱的能量波動,然後全部跑到城樓上去。

孟溪城城樓上,孟叔侯、聞僵侯等人看向天空。

天空漆黑一片,無數星辰點綴,照亮整個天下與往日並沒有什麼不同。

「孟叔侯,我等是不是太過小心了,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啊!」旁邊,一個諸侯疑惑地看了會星空之後說道。

其餘諸侯都是點頭,並未看出任何端倪。

「不,一定有問題,大家小心戒備!」孟叔侯皺眉道。

「是。」眾人應道。



寧龍臣大營內。

一名斥候將有關定桃侯大軍的消息告訴石柱、寧龍臣、少仲謀三人。

「你先下去吧。」聽完之後,寧龍臣對那斥候說道。

「是。」斥候恭敬道,然後出去了。

「定桃侯最近的斬首行動越來越頻繁了。這次若是讓他成功了,就有十幾個諸侯沒了。要不要動手?」寧龍臣看向石柱說道。

「走。」石柱道。

「是。」寧龍臣、少仲謀恭敬道。

然後,三萬大軍乘坐飛禽,快速朝孟溪城飛去。

孟溪城上空,三萬大軍乘坐飛禽,懸在虛空中。

石柱、寧龍臣、少仲謀、祝嬌四人站在一起,看向下方城池。

「這是一座陣法!」少仲謀神色一凝,看向下方城池說道。

「哦?那就沒錯了。」石柱說道。

「此陣不凡,想要進去卻是有些困難。」寧龍臣點頭道。

「這算什麼,直接用蠻力破開就可以了!」祝嬌插嘴道。

少仲謀:「……….」

寧龍臣:「……….」

二人翻了翻眼睛,沒有說話。

「不錯,直接破開就是了。」石柱沉聲道。

說罷,石柱轉頭,看向孟溪城外一座山峰,眼中一沉。

石柱雙眼一瞪,大量意念衝出,朝著那座山峰包裹而去。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

……



下方大地一陣搖晃,一座山峰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與此同時,石柱右耳玉環空間之中,一座山峰出現。

「這這這…」少仲謀眼中一片驚訝,好好一座山峰就這麼忽然沒了。

莫非,這都是峰主弄出來的?

少仲謀驚訝地看向石柱。

此時石柱再度看向下方孟溪城外大陣,眼中一凝,一座山峰憑空而現,朝著下方大陣砸去。

「咔嚓嚓」

「轟轟轟」

…………

……



此山峰沉重無比,更關鍵的還是從高空之上憑空砸下來,這其中究竟包含著多少力量無從得知。

大陣內部,支撐陣法的五十萬將士忽然感覺身體一沉,這一瞬好似泰山壓頂一般。

「砰、砰、砰~~~~~~~~~~~~」

五十萬將士,成片成片倒了下來。

短短一瞬間,五十萬大軍就因為這座忽然砸下來的山峰而力竭。

孟溪城外這座由五十萬大軍凝聚出來的大陣,因為眾將士力量瞬間崩散而破開了。

大陣一破,孟溪城內景象就暴露在石柱等人視線之內。

「轟」

一聲炸響,頓時激起孟溪城內無數百姓觀望。

一座山峰,就這麼憑空而現,出現在孟溪城外。

山峰不高,只有三五百丈,佔地不過百里。

可就這麼一座平平無奇的山峰,此時引來無數人觀望。

定桃侯、飛公子等人,孟叔侯、桃僵侯等人,剛剛還在對峙的雙方,此時也在看著這座憑空出現的山峰。

「好了,一座破山而已,有什麼好看的。」飛公子看了看,並沒有看出什麼名堂。

「孟叔侯,怎麼樣?考慮清楚了沒有,願不願意入我北王庭勢力?」飛公子再度看向對面一群諸侯,沉聲道。

孟叔侯等諸侯:「…………」

「不是,公子,外邊可是有定桃侯大陣守護的啊!」一旁魏武侯看著此時還在擺譜的飛公子,急忙提醒道。

「嗯?」飛公子頓時回憶過來了。

是啊,外邊有大陣守護,這座山又是怎麼掉進來的?

此刻定桃侯等人都是神色凝重。

「呼~~~~~~~~~~~~」

三將軍等人從遠處飛向孟溪城,眨眼就到了定桃侯身邊。

「怎麼回事,不是讓你們看守好大陣的嗎?」定桃侯看向匆忙趕來的三將軍等人呵斥道。

「侯爺,方才有座山峰從天而降,眾將士一時力竭,大陣這才崩了!」三將軍解釋道,身後一群悍將也是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