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地獄星上。

魔界,地獄星上。

此刻石柱面前站著陳老、周拜天、祝石、祝痴、龍鬚草等幾人。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鍊之後,他們實力都已經達到了主神境界!

尤其是周拜天,天神血脈完全開發出來,短短時間內就達到了主神第三境!

「今日將你們找來,就是想要將你們派往神界,卧底在那邊,為我辦事!」

「這裡有一碗易容湯,你們喝下之後,就可以各自進入後面的那幾道門了。」

「到了那邊,自會有人指引你們!」石柱看向幾人說道。

「願為盟主效力!」

陳老幾人都是喝下了易容湯,重新換了一張臉,然後各自走進一道門,前往神界去了。 百年之後…..

水神殿門前,那條充滿了信仰之力的大河,此刻好似暴漲了無數化作滾滾江河而下。

每日都有許多的人進進出出,前來拜見各位長老、副殿主等等。

寶少爺的府上。

此刻陳老、周拜天、祝石、祝痴、龍鬚草等幾人都已經被諸葛青雲通過各種手段引到了這裡來。

「我將你們全都帶過來,就是準備趁此誅魔大會,將整個水神殿都給佔了,以此作為立足神界的根基!」

「因此,這次你們隨同各位長長老、殿主他們前去的時候,務必小心謹慎,不可流出任何馬腳!」

大殿內,石柱分身看向眾人說道。

「是!」

眾人都是看著此刻石柱的模樣,神色都是有些古怪。

「嗯,未免其他人多疑,諸葛兄,你將他們送出去吧!」石柱分身看向諸葛青雲說道。

「好!」

「諸位請!」

諸葛青雲點點頭,將幾人都給送了出去。

不久之後,天河殿主就在主殿上點將,準備召集人手前往誅魔大會。

大殿內部,天河坐在主位上,下方是左右副殿主、四大長老,再下來就是這百年來招收上來的客卿長老們。

看著下方坐著的數十名主神境強者,天河有些躊躇滿志!

腹黑總裁要定你 「今日本座將大家召集過來,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天河看向下方眾人說道。

眾人都知道,殿主所說的事情就是誅魔大會,頓時一個個都挺直著身子。

誅魔大會啊!

這不僅僅是神界各大勢力召開如何誅魔的一次會議,也是各個勢力展示自身實力、獲得再分配資源的機會。

像這種能夠代表各自勢力的機會,當然是許多人都想前往得了。

下方這些長老此刻挺直著腰板,就是想著殿主能夠選中自己,到時候好在大會上露露臉。

可是既然有人前去誅魔大會,那麼就會有人留下來鎮守!

畢竟水神殿是大家的根基,若是這裡有什麼閃失,那可就完犢子了,到時候什麼想法都沒用了。

「誅魔大會,是各方勢力洗牌地最好時機!」

「除了誅魔之外,更重要的是站位!」

「一旦在這中途選錯了位置,那不僅他本人會有危險,就是他背後所代表的勢力也會受到牽連!」

寵妻成癮:獸性老公要抱抱 「到時候大會上卧虎藏龍,你不知道身邊某個陌生人就是一隻扮豬吃老虎的大佬!」

「所以此次前往大會之人,必須做事穩重,萬事都要聽本座商量,這是第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天河殿主看向眾人沉聲說道。

「任憑殿主差遣!」 權謀天下之棄女不善 下方眾人齊聲道。

「好!既然大家都願意聽本座的,那本座就在此約法三章!」

「若有人敢違背本座意志擅自行動、擅作主張,休怪本座到時候手下無情!」

「若有人敢吃裡扒外、出賣我水神殿利益,本座必定將之神魂盡滅,永世不得超生!」

「若有人偷奸耍滑、耽誤本座大事,本座必定以軍法從事,嚴懲不貸!」

天河殿主見眾人都沒有意義,便開始點將。

「這次前往誅魔大會,本座將會留下一部分人,交予左副殿主管理,替本座看守好神殿!」

「下面,就請各位抽籤決定去留!」

天河殿主一揮手,眾人面前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轉動圓盤,上面一共一百零八顆金珠。

每一顆金珠內部都有一張字條,裡面決定了去留。

「嗡~~~~~~~~~~~~」

圓盤一轉動起來,便有一顆顆金珠飛出。

下方眾人都是探手一抓,便有金珠落在掌中。

「好了,現在請大家公布結果!」天河殿主將圓盤收起來,看向下方眾人說道。

「是!」

眾目睽睽之下,就算是有人想要作弊也不能,只能將紙條打開,公布出來。

「嗯,除了這二十人之外,其餘人都隨本座出發,前往誅魔大會!」

天河殿主將數據統計出來,然後宣佈道。

「謹遵殿主尊意!」眾人都是點頭應來。

「殿主,屬下在神殿之中還有要事要辦,想要與其中一位道兄兌換一下,不知可否?」

此時,諸葛青雲站出來,看向天河殿主問道。

「哦?莫非青雲長老不願意隨本座一起去誅魔?」天河看向諸葛青雲問道。

「不不不!」

「殿主尊意,屬下不敢違背!」

「只不過李長老對屬下恩重如山!如今其子還在神殿之中修鍊,屬下有些放心不下,所以想要留下來照應!」諸葛青雲開口解釋道。

「青雲兄能有如此心意,實在是讓李某愧不敢當!」李重光說道。

奈何他身為四大長老之一,既然抽中了那就必須跟隨殿主前去誅魔。

至於剩下的那些客卿,倒是可以不用太過勉強。

「我願意代替青雲先生,追隨殿主前去誅魔!」

就在此時,易容后的陳老站在身來,看向天河殿主說道。

「既然如此,那本座也不強求!」天河看看二人,點頭同意了。

「多謝殿主成全!」二人恭敬一禮,然後坐下。

「這樣吧,人數已經確定,除了四位長老之外,其餘人等可調換位置。」

「明日,本座要看到結果!」

天河看看下方有些蠢蠢欲動地眾人,開口說道。

「是!」

「散了吧!」天河揮揮手。

「屬下告退!」

很快,眾人便出了大殿。

當晚,諸葛青雲便回到了寶少爺的殿內,恰好李重光也在。

明日,他就要隨殿主一起去誅魔了,此刻抽出時間來看看寶少爺也是常情。

「今日主殿上發生的事情,爹都已經告訴我了。」

「多謝先生為我考慮,學生銘記在心,永不敢望!」

此刻李重光在此,石柱分身自然是要做做樣子。

「公子不必如此!」諸葛青雲上前,將對方扶了起來。

「好了,我那邊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就不逗留了!」

「小寶,記住好好聽先生的話。」

李重光對寶少爺吩咐一聲,便離去了。

「今日主殿上,天河都是如何安排的?」

李重光走後,二人就恢復正常,石柱分身看向諸葛青雲問道。

「水神殿由副殿主左青冥主持,留下二十客卿做內應,以防有變!」

「右殿主、四大長老和剩餘客卿,明日跟隨殿主一起前去誅魔。」諸葛青雲說道。

「好!」

「只等明日他們離開,咱們這邊就立刻行動起來。」石柱分身說道。

第二日。

一艘巨大的海船上,站著天河、四大長老和一群客卿們,除此之外還有一批精銳弟子隨行。

「恭送殿主!」

巨大廣場前,左副殿主領著眾客卿們目送海船離去。 魔界,地獄星上。

大殿內,石柱與九嬰二人聚在一塊。

「兄弟,這次你將我叫來是為了什麼?」

二人坐下,九嬰看向石柱問道。

「九哥,上次水神殿一役可還記得?」石柱看向九嬰問道。

「百萬魔兵之仇,我與眾兄弟被折辱之仇,自然是一天都不能忘!」

「只不過你這邊,這段時間不是一直都在忙嘛!」九嬰攤攤手。

的確,這百年來,九嬰和他手下的魔神給了十八層地獄很多的關照。

若非有他的幫助,就憑石柱一人,也不可能在短短百年之間就聚集了十八位實力強大的魔神當捕頭,將勢力迅速蔓延至整個閻皇掌管範圍之內。

「上次閻皇調我前去之時,我還曾向他提過九哥,說你這段時間勞苦功高!」

「如今十八層地獄基本已經走上正軌,可以抽出時間來對付神界那些人了!」

「眼下就是一個好時機!」石柱說道。

「什麼好時機?」九嬰疑惑道。

「水神殿殿主天河,帶領手下一批強者前往誅魔大會。」

「眼下水神殿空虛,不是九哥你報仇的好時機嗎?」石柱看向對方說道。

「哦?」

「消息可靠嗎?」九嬰看著石柱說道。

「絕對可靠!早在幾十年來,我就已經派人前去神界打探消息。」

「那邊剛一確定,我就和九哥你商量來了!」石柱說道。

「好兄弟!」九嬰拍拍石柱肩膀,臉上露出幾分感動。

幾十年前就已經派人前去打探了,這得多麼大的情分啊!

不枉自己這多年來辛苦,幫助他周旋著。

竹馬帝少:吃定小青梅 「你我兄弟,何須如此?」石柱擺擺手。

他最受不了這套了,每次對方這樣,石柱都感覺到有些雞皮疙瘩在身上拱起。

「好,我這就召集手下人馬,去水神殿報仇!」九嬰站起身來。

「慢~~」石柱抬手喊道。

「怎麼了兄弟?」九嬰看向他問道。

「九哥你去找水神殿的人報仇,那沒什麼可說的。」

「只有一條,不要傷及無辜,而且水神殿我這邊還有用處,不能就這麼毀了!」石柱看向九嬰認真道。

「就這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