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順著他的鼻孔滴滴流下……

鮮血順著他的鼻孔滴滴流下……

他只當自己在慌亂中被腳下的石頭絆倒,將鼻子跌破,便渾沒在意,用手朝草草的擦了兩下,就又回到了隊伍中間。

這一下卻是突如其來,連韓星也沒有料到這個變化,讓他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

那團血霧散開時,二皇子的頭顱已經被炸成了一團碎骨。

就一瞬間、一眨眼的功夫——二皇子的元神就沒了,也不知去了哪裡。

這他么的是什麼情況?

韓星驀然想起,被自己所滅的那個黑袍之人頭中也植有一塊玉牌。

他心中暗叫一聲不好,這小子與自己玩了個金蟬脫殼,跑了!

這也太詭異了吧,他的元神能跑哪去呢?

肯定是奪舍!

韓星轉頭,看了看身後三千虎賁衛士,想從他們身上找出點蜘蛛馬跡。

但一看之下,他的嘴角不由得抽了再抽……

韓星一陣暈……這特么的也太離譜了!

只見人人都被這團血霧濺的是滿臉鮮血,根本找不到半點線索。

韓星皺了皺眉頭,暗自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二皇子的元神既然不肯乘著慌亂之際遠遁它方,而是冒著風險進行奪舍,就絕不會永遠蟄伏不出。

待他奪舍完成,再出來,太子這邊已成氣候,擺平他已是分分秒秒的事。

因為他頂冒別人出現在皇宮,己經失去往日的皇子的勢力和皇宮內的助力。

屆時,雙方實力對比,強弱相差懸殊,太子已佔了絕對上風!

二皇子註定翻不起什麼大浪,將其屠滅也只是時間問題。

現在太子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當心他的外援「天殺堂!」

好在皇宮乃是天下最戒備森嚴的地方,就是修真界任何一個大的門派對皇宮也有所顧忌。

天子一怒,生靈塗炭!

任你的勢力再大,也大不過一個國家,除非是「仙」出手!

想到這,韓星長長舒了一口氣。

他轉身對太子呵呵一笑,道:「此間最大威脅已去,我等就此告別……來日方長啊!」

「來日方長……」這四個字他咬的特別重,大有來日我必須要到你皇宮去一趟的意味。

其實,韓星從拍賣會開始,就層層布局,一切都是為了進宮!

皇宮後花園中已經乾涸成了一片窪地的「鼎湖」中有他必須得到的東西。

而殷凌能否與父母團園也在此一舉!

但他又不能當著太子的面,厚著臉皮說……你請我進皇宮坐坐?

那就毫無尊嚴可言、太失顏面了!

人家會把自己的面子當做一雙臭襪子踩在腳下!

他要等,等太子親自開口請他……而且必須是十分隆重的相邀,他才能答應,也唯有這樣才便於進宮行事。

出乎預料,太子看看他,竟然誠惶誠恐的點點頭,道:「對對對,來日方長,不急,等我準備準備再……」

韓星表面不動聲色,心裡卻是……

卧槽,這什麼情況?

老子都急的火燒腚了,你還不急……要準備準備,你準備個頭啊!

其實,太子也不是說不請他,只是他現在給太子的印像太神聖了。

他怕,就這樣草草的把韓星請進宮中,有失體面,一但惹他不高興,就算自己是太子也擔當不起。

別忘了,他除了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之外,被大秦帝國上至皇帝下至千億子民視為神明老祖的蒼龍,可也是他招喚來的!

而且,從剛才的情景看,就是那蒼龍也對他俯首貼耳,唯命是從。

這種人物,就算是父皇也得罪不起啊!

他準備明天一大早,就直奔「神丹堂」,用最華麗的馬車接上韓星等人,再用御前金甲侍衛開道,繞城一周,再風風光光的進宮……

這可是國賓之禮,在整個大秦帝國這些年來,還沒有一個人能夠享受這種待遇!

可皇帝不急太監急,韓星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最佳的進宮機會……

只是他急!怕的是夜長夢多!

就在這等節骨眼上,太子的話音尚末落下,外面就響起來了聲音:「聖旨到!太子殿下接旨。」

一個身穿青色七星道袍,頭帶綸巾,身上隱隱有一股浩然磅礴的大氣的中年人滾鞍下馬,走到太子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表情十分嚴肅的將聖旨交到了太子手中。

聖旨很簡單:讓太子急速回宮,而且務必將招喚蒼龍之人帶回去面聖!

太子看了看聖旨,暗暗點頭,來到韓星面前,恭謹行禮,道:「皇帝陛下請仙長隨我一同回宮!」他神態間的敬畏明顯又重了幾分,乾脆將「帶回去」改成了一個「請」字!

皇上有請!啊!

韓星故作矜持,微微抬手,「起來吧。」

他沉默半響,轉頭看了看前來傳旨之人,方緩緩開口,道:「看你的打扮,若是所料不錯,你應該是修真之人,何以會在皇宮?」

奶奶的,「天殺堂」的人無處不在,自己要當心點才是。

「回這位仙爺的話,小的乃是監天候,專司天像一職,適才這裡發生的一切,已經被宮中『日月寶鑒』所視聽到,所以聖上才派我前來傳旨!」監天候封玄奕不慌不忙的回答。

「監天候?你可是出自『覲天勘地宗』?」韓星大感興趣,問道。

「覲天勘地宗」乃是一古老的道門,鮮有人知,監天候封玄奕見韓星一口道破他的師承,不由得大吃一驚。

封玄奕聞言,渾身陡然一震:他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覲天勘地宗」? 當下,封玄奕聞言,渾身陡然一震,他一臉的疑惑:「這位仙爺何以知道我『覲天勘地宗』的來歷?難道能掐會算?」

「能掐會算是你『覲天勘地宗』的特長,我只是與你們的祖師爺有些深交,會些《覲天神術》罷了……」韓星嘴角抽了抽,他不能再繼續深說下去了。

不過,這樣也算是說得通了吧……?

「覲天勘地宗」乃是清源妙道真君留在世俗界的道場,他所創的《覲天神術》被當今天師、地師視為傳說中的聖典。

而清源妙道真君現在就躲在自己體內的山河社稷圖中修養殘神,《覲天神術》也早已傳給了自己。

不誇張的說,就是「覲天勘地宗」的宗主見了自己,論輩分,也得叫一聲祖師爺!

封玄奕這一刻驚的甚至是錯愕……不會是自己聽錯了吧?

這個少年今年才多大,怎會與自己的開山祖師認識?

《覲天神術》可是本宗最古老的創始人清源妙道真君的畢生絕學!

術成后,能窺秘天地人三界真實面目!

這少年修為高深莫測,已經很出人意料,但萬萬沒想到竟然與自已本宗的祖師爺交厚。

只是不知道他哪一代的祖師爺交好?

但不管他是誰,能與祖師爺相識的沒有個幾萬歲也有個幾千歲,就憑這點自己也得稱他一聲祖師爺!

只是……這小子不會是胡吹大氣吧?

但他馬上又把自己的想法徹底否定了……

這簡直是一種褻瀆,他恨不能自己給自己兩個耳光!

眾目睽睽之下,明明見到那條蒼龍融進了他的體內不見了。

有這般神通的人,又何需去冒充自己的祖師爺!

封玄奕眼睛一亮,深深拜了下去,「參見祖師爺!」

隨後,他眼中又露出一抹痛楚:「祖師爺若是提早現身,我『覲天勘地宗』也不至於被『天殺堂』滅宗,現在只剩下了我一人,萬般無奈才來到了皇宮,擔任監天候一職。」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又是「天殺堂」!

據說,「天殺堂」是怕「覲天勘地宗」窺秘天地人三界真實面目,泄露了「天道」之秘,這才將他們滅門!

韓星嘆了口氣,望著天空南天門的方向搖了搖頭,暗自道,不管怎麼說也不能讓清源妙道真君的香火斷了。

南天門,昔日正是清源妙道真君顯聖的地方。

「哦,你想不想跟我學《覲天神術》,將來以輔佐太子?」韓星淡淡問道。

「還有這樣的好事?」 家有妖孽夫 封玄奕萬萬沒想到韓星要收他為徒,心中十分歡喜。

他深深拜了下去:「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韓星面帶微笑,絕無半點架子,道:「免禮,你我還是以平輩道友相稱的好,我也只是代人傳授而己。」

他凝神思索,又不緊不慢的道:「《覲天神術》博大精深,以你的資質,只恐今生也無法完全修鍊成,待閑暇時日,我自會挑選一些你輔助太子能用的上的玄法,傳授給你!」

封玄奕愣了一下,大為疑惑不解……

他不明白,韓星為什麼不肯收自己為徒?而且自貶身份?

「祖師爺言重了。」他連忙抱拳,不敢有半點反抗。

韓星見他不解,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聲音驀然的沉重了起來:「我對你而言,只是個領路人,有些東西不是你所能明白的,禍兮福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慢慢你會懂我的意思。」

這句話看似無情,其實裡面卻包含了無限關護的情誼。

他已經天下皆敵了,若是在明面上收封玄奕為徒,只怕他會遭遇不測,現在這樣做,便讓他多了一份活命的把握!

這句話之中,似乎含義頗深……

封玄奕聰明絕頂,聞聽此言,霎時間便體會到了韓星的苦心……現在不想收自己為徒,肯定是另有原因。

自己夜觀天象,紫微帝星己大不如以前明亮,也許天下將有一場大的劫難!

像祖師爺這般高人,必然會攪在其中!

他這是為了不牽連自己,才這麼說。

封玄奕思索了一會,平平靜靜的道:「祖師爺教誨的是,福兮禍兮,弟子自當規避。」

韓星心中一動,看來自己為清源妙道真君所挑選的傳承之人並沒有走眼,僅從一句我「福兮禍兮,弟子自當規避」就可見其慧根決非一般。

「『福與禍』都是你自己的選擇……此事再休提起,我自會安排……你可明白?」說這句話的時候,韓星深深地望了封玄奕一眼。

「祖師爺不要弟子明白的事,弟子決不去明白,就是明白也要讓自己變的不明白,我只知道,誰敢再破壞『覲天勘地宗』的安寧,就是拼了命也必殺之。」

「好。」韓星自然看得出來他己領悟……

「覲天勘地宗」已被滅門,只剩下了他一個人,何來的安寧不安寧?

封玄奕分明是告訴自己,不管自己收不收他這個徒弟,他都會拚命維護自己。

這是他的真話!

時機已到,韓星老狐狸般的嘿嘿一笑。

現在才能讓封玄奕對自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看著下方明顯略有拘謹的封玄奕,眉頭微微一皺,緩緩開口,「你可知道?陛下何以要將我召進宮去?」

封玄奕臉上肅然,生出凝重敬畏之意:「這個我卻是知道一些,那是因為陛下說,能招喚蒼龍者,必為我皇家血脈,否則蒼龍不會感應!……這表明,祖師爺體內流淌著皇室的真龍血脈!」他略微停頓,恭謹開口。

韓星聽了幾乎暈倒,這都哪跟哪呀……老子哪來的你皇家血脈!

他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奶奶的,這皇帝到底心裡打的是什麼主意?

為什麼憑空把自己捏造成了「皇家血脈」?

「皇家血脈」是那麼容易就按到別人身上的嗎?

難道是想陷害本大爺成?

這恐怕可不是一件好事!

不行,必須得了解清楚,否則進得宮去,只怕冒充「皇家血脈」這一頂大帽子,就能治自己於死地!

「你把你所知道的細細道來我聽!」韓星當下不禁心犯嘀咕,出聲問道。

封玄奕深深嘆了一口氣:「萬事有因果,這『皇家血脈』對祖師爺而言,就是一把雙刃劍,用好了天下無敵,用不好則會傷了自己……先前此地爭鬥之時……」

原來,這邊龍吟震天,早已驚動皇宮裡的眾人,連忙前去稟告皇帝。

天子得知后,隨即便架起的「日月寶鑒鏡」,驟起了群臣一起觀看。

這「日月寶鑒鏡」乃上古寶鏡,對萬里之內的事物能顯現的纖毫畢現。

這一方天地,雖然被九爪神龍屏蔽了天機,但依然逃不過「日月寶鑒鏡」的照射。

當九爪神龍出現在上空,不斷向上攀升,陸續展露出龐大的龍頭,龍身,龍爪……時,所有人都仰頭駭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