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炎斬再次醞釀而出,向著鬼王的面門飛去,鬼王感受到一股高溫的侵襲,急忙想要躲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金色的火焰瞬間將他的腦袋包裹,葉天拿著亂神刀想要過去補幾刀,但是鬼王的雙手不斷亂揮舞,葉天不敢貿然過去,乾脆又接連揮出幾道鳳炎斬,將鬼王的全身都點燃了。

鳳炎斬再次醞釀而出,向著鬼王的面門飛去,鬼王感受到一股高溫的侵襲,急忙想要躲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金色的火焰瞬間將他的腦袋包裹,葉天拿著亂神刀想要過去補幾刀,但是鬼王的雙手不斷亂揮舞,葉天不敢貿然過去,乾脆又接連揮出幾道鳳炎斬,將鬼王的全身都點燃了。

鬼王涮間便變成了一個活人,他拚命地拍打自己身上的火焰的,但是無濟於事,鳳岩鎮藉助亂神刀發出的火焰,就是睡水都滅不了,以亂神刀的威力,鬼王這次必死無疑,蕭寧等人看到鬼王必死無疑,這次放心大膽地緩緩地走來。

招魂幡已經被毀,那些死士已經又重新變為了屍體,蕭寧他們沒了對手但是又不敢和鬼王交手,只能在遠處那給葉天吶喊助威了。

眾人看著在大火中掙扎的鬼王,心底里長長地舒了口氣。時雨拱手對葉天說道:「葉天小友真是好身手,以殺祖的修為居然就能將鬼王打敗,這樣的本事,我打賭在這玲瓏仙域之中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對,確實,我紫軒宮雖然弟子眾多,但是能夠有葉天小兄弟這樣膽識的,一個都沒有。」蕭寧毫不吝嗇地誇讚道。

葉天謙虛道:「有亂神刀再加上運氣好罷了。」

蕭寧道:「小兄弟不必謙虛,雅兒把你帶回我們紫軒宮真是我們的福氣。」

一群人似乎已經開始慶祝了,然而被金色火焰包裹的鬼王卻仍是不死心,他忽然那發出一聲怒吼,轟一聲!自爆了自己的身體,巨響將紫軒宮眾人的注意力又一次吸引了過去。

「這是怎麼了?」

「鬼王自爆了?」

好在葉天一直看著這裡,他猜測道:「大概鬼王受不了被鳳炎斬活活燒死的苦,所以選擇自殺吧!」

「哎,咱們居然能夠打敗鬼王,這真是不可思議!」

「看以後誰還敢小瞧我們紫軒宮。」

「就是……」

「對!」

然而就在他們說話之際,葉天忽然看到鬼王自爆的地方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圓洞,葉天急忙對蕭寧說道:「你們快看,你是什麼?」

葉天剛剛見到那黑色的圓洞,實在鬼王的胸口那裡,那裡難道便是鬼王說的十方鬼獄嗎?蕭寧看著那裡,他之前並為和鬼王打過交道,但是身為紫軒宮的宮主,他卻是見識最廣的。

蕭寧看那黑色圓洞彷彿有生命一般,越變越大,他忽然顫聲道:「不好,那是鬼王的十方鬼獄!」

「十方鬼獄是什麼?」葉天問道。

蕭寧回答道:「十方鬼域是鬼淵幾十代鬼王祭煉而成的一個小世界,他用來關押那些冤魂厲鬼供他們修鍊。」

蕭寧剛剛解釋完,那黑色圓洞驟然升高,爆發出一股異常強大的吸力,呼呼呼!狂風卷過,紫軒宮整個地面開始地動山搖,「這是怎麼回事?」蕭雅潔喊道。

蕭寧看到那黑色圓洞變得和紫軒宮一樣大,他忽然明白了過來,說道:「不好那鬼王肯定臨死前用自己生命精華開啟了十方鬼獄,他肯定是想把整個紫軒宮全部吞進十方鬼獄之中。」

「啊?」眾人聽了,頓時一個個大驚失色,紫軒宮在仙域之中的傳承不比鬼淵差,絕對不能讓紫軒宮斷掉傳承,蕭寧立刻轉身對那四個閣主說道:「快去將紫軒宮所有弟子招來,共同催動我們的護宮法陣,抵擋那十方鬼獄。

「遵命!」那四個閣主以及護法通通往外跑去,召集所有弟子在外面集合,葉天抬頭望去,果然,那十方鬼獄已經將整個紫軒宮覆蓋,地動山搖,就像末日來臨一般,那些邊邊角角已經裂開了,正在緩緩向著十方鬼獄飛去。 而葉天則飛快地起身向著十方鬼獄的邊緣飛去,邊緣之處群是黑色的雲霧,彷彿結界一樣,葉天發現他們居然已經被困在了這紫軒宮裡,他們肯定也會同紫軒宮一起被吸進十方鬼獄之中的。

這時葉天感覺自己身體里的修為正在急劇下降,現在的他已經重新回到了殺祖後期的境界,蕭寧和蕭雅潔兩人也跟著飛了過來,他看著這黑色雲霧,問道:「怎麼樣?」

葉天回答道:「被困住了,出不去的。」

蕭寧揮出一掌打在那結界上,問道:「你試試拿亂神刀能否破開。」

葉天聞言,便聚起亂神刀揮出一道蒼破斬,巨大的金色刀刃砰的一下砍出了一道缺口,但是那缺口很快又被黑色的雲霧所遮蓋,葉天道:「用亂神刀或許可以闖出去,怎麼?咱們要離開這裡嗎?」

「轟隆隆!」地面又升高了一些,葉天蕭寧搖頭道:「這紫軒宮在玲瓏仙域之中已經傳承百年之久,我要是拋下這裡,還能帶上這數百弟子與宮人去哪裡呢?難道帶著他們四處流浪,猶如喪家之犬一般?」

「那您的意思是?」葉天問道。

蕭寧道:「那十方鬼獄也不是什麼絕地,它有兩個入口,一個在璇璣仙域鬼淵之中,一個由歷代鬼王管理,可以隨時開啟,裡面都是歷代鬼王豢養的死士或者厲鬼,我們待會兒會運起護宮法陣與那十方鬼獄抵擋,若是可以成功就罷了,要是沒有作用,你就帶著雅兒離開這裡……」

「爹!我不走!」蕭雅潔一聽這話,立即打斷了蕭寧說道,撲在了蕭寧的懷裡,「我不走,就是死我也要和您死在一起!」蕭雅潔含著淚花說道。

蕭寧道:「傻孩子,什麼死不死的,我剛剛都說了那十方鬼獄不是絕地,只是一處小世界,我們會開啟護宮法陣進去,這樣這紫軒宮進去十方鬼獄之中就不會崩塌,而且說不定我們可以從裡面想辦法搗毀那十方鬼獄,這樣,紫軒宮就會回來這裡。」

葉天知道蕭寧是在騙蕭雅潔,那十方鬼獄被祭煉那麼久,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就被毀掉,蕭寧他們似乎決定和這紫軒宮共存亡了,但是葉天並沒有點破。

蕭雅潔卻說道:「那我和您一起留下來,要是被吸進那是十方鬼獄之中,咱們一起闖出來。」

蕭寧急忙搖頭道:「不行,這種事情需要裡應外合,我們在裡面,總有人在外面才可以接應我們才行,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

蕭雅潔並沒有懷疑蕭寧的話,便點了點頭,葉天在一旁默不作聲,這時地上再次隆起一大塊,紫軒宮的這一塊居然已經全部脫離了地面,向著十方鬼獄飛去。

蕭寧說道:「快走!抓緊時間!」他們三人立刻開始返回紫軒宮的前殿。

蕭寧又扭頭叮囑葉天道:「葉天,這亂神刀就交由你保管了,一定要照顧好少宮主。」

葉天看著蕭寧的眼睛點點頭,從蕭寧的眼神里,葉天似乎讀到了另外一層意思:亂神刀從此以後便送給你,條件便是要照顧好蕭雅潔的安全。如果讓蕭雅潔拿上亂神刀,一個絕色美女加上一柄絕世神兵,恐怕會有數不清的人來打蕭雅潔的主意。

三人飛到殿前,所有的弟子按照五行的方位在殿前坐下,最中間的依次是四位閣主,兩個護法,還有一個蕭寧的位置,這便是他們的護宮法陣,頭頂之上黑色十方鬼獄張開大嘴,將整座紫軒宮往上吸去。

葉天不由得感嘆鬼淵果然是實力強過紫軒宮,即使鬼王死了,也能給紫軒宮造成這麼大的麻煩,任何一個門派,山門便是最重要的,更何況是一個傳承了百餘年的大門派。畢竟這仙域之中門派眾多,要是沒了山門與靈脈的保護,弟子的修鍊跟不上,那覆滅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蕭寧完全可以帶著弟子刨下這紫軒宮逃命,但是這樣做實在是太丟人了,重新尋找山門開宗立派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況且還有不少喜歡搬弄是非之人前來嘲笑挖苦,那樣反而在仙域之中更加抬不起頭來。

此時率領眾弟子搏上一搏反而是最好的選擇,勝則勝了,敗則敗了,縱然死在十方鬼獄之中,二十年後又是一條鐵血錚錚的漢子,蕭寧縱身一躍跳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大喝道:」運氣!」

所有弟子一起運功,場面蔚為壯觀,一股巨大的能量驟然升起,紫軒宮之上升起一層紫色的結界,這護宮法陣是誒個弟子都會學的東西,但是葉天和蕭雅潔兩人剛入紫軒宮沒多久,連青龍訣都還未熟練掌握,便遇到了鬼淵報復的事情,所以他們也不會護宮法陣。

一道紫色的光球緩緩向著天空中的十方鬼獄飛去,葉天拉著蕭雅潔走到了紫軒宮的邊緣處,亂神刀一揮,將黑色的結界破開一個出口,葉天拉起蕭雅潔便鑽了過去。

紫軒宮的護宮法陣仍在不斷增強,能否阻止紫軒宮被十方絕域吞噬都還未知。蕭雅潔感覺紫色光球與那十方鬼獄越來越近,便滿懷期待的靜靜等待著。

紫色的光球與十方鬼獄終於撞上了,轟隆隆!天空中傳來一陣雷聲,紫色光球卡在了十方鬼獄那裡,十方鬼獄似乎無法吞噬紫軒宮,緊接著十方鬼獄之中不斷發出黑色的閃電,劈在那紫色的光球之上,那便是紫軒宮的護宮法陣,似乎只要那紫色光球不破,十方鬼獄就不會將紫軒宮吞噬。

僵持了許久,葉天看到那紫色光球漸漸黯淡了下去,葉天搖搖頭,蕭寧他們肯定會被吞噬進十方鬼獄之中的,果然,隨著紫色的光球變得黯淡,十方鬼獄便將紫軒宮吞了進去,唰!紫軒宮一閃而進,那十方鬼獄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但是刷一下,黑色的圓洞一下子收縮不見了,天空之中空蕩蕩的,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而只有一片狼藉的地下證明提醒著葉天剛剛發生的事情。 看到紫軒宮已經被十方鬼獄全部吞噬,蕭雅潔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她眼睛里滿含淚水,現在該怎麼辦呢?剛剛時間太倉促了,蕭寧之前並沒有就將事情交代清楚就已經進去了,或者蕭寧也不知道他們進去之後蕭雅潔他們在外面能做什麼。

看到蕭雅潔這個樣子,葉天安慰道:「別急,咱們可以去問問司徒前輩,他見多識廣,應該會知道這十方鬼獄該如何進入。」

葉天的話讓蕭雅潔重新燃起了希望,她起身對葉天說道:「那咱們現在就去找我師父。」

「好!」兩人站起身來,就看到背後許多其他門派的人站在遠處觀望這裡,紫軒宮與鬼淵人達戰,鬼王和四個鬼使被紫軒宮所殺,紫軒宮被卻被吸進了十方鬼獄之中,這麼大的事情自然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

葉天帶著蕭雅潔,兩人趕往了點蒼山,心急如焚的蕭雅潔飛得十分快,葉天都有些跟不上她了,兩人飛快地到了點蒼山,「師父!」蕭雅潔飛奔而下,鑽進了司徒劍南的洞穴當中。

洞穴之中空蕩蕩的,沒有人回應,「師父?」蕭雅潔一個一個石室挨著尋找,但是都沒有人,他們離開這裡回紫軒宮已經過了半個多月了,難道幽蘭道人和司徒劍南他們回幽蘭谷去了?

「這裡沒人,師父和幽蘭前輩他們回去了嗎?」

葉天回答道:「應該已經回幽蘭谷了,半個月的時間,幽蘭前輩的傷肯定已經好了,咱們去幽蘭谷看看吧。」

「好!」蕭雅潔又立即起身和葉天趕往大澤山幽蘭谷,兩邊奔波之下,兩人到達幽蘭谷時,已經是日薄西山,血紅色的殘陽將林子里染出一道紅色的邊芒,蕭雅潔落到地上,便飛奔進山谷里。

剛剛跑進山谷里,蕭雅潔卻沒有注意到腳下不知何時升起一道綠色的法陣,「小心!」葉天腳下鬼影步一閃,蕭雅潔感到一股巨力忽然將他推起,將她推出了山谷,那綠色的力道十分突然,蕭雅潔找人心切,一下子被推翻了出來。

葉天也被那巨力推了出來不過他及時穩住了身形,飛身接住了蕭雅潔,落在了谷外,葉天剛剛站穩,一抹寒光忽然向著葉天刺來,葉天抱著蕭雅潔躲閃了幾下,看清來人之後,葉天便不再躲閃。

「唰!」林天雪握著一柄長劍架在葉天面前,蕭雅潔躺在葉天懷裡,奇怪地看著林天雪,林天雪俏臉微寒,看著葉天,十分幽怨地說道:「哼!你這樣做對得起我嗎?」

葉天急忙將蕭雅潔放到地上,說道:」你別誤會,剛剛她差點被你們幽蘭谷的法陣震飛了出去。」蕭雅潔也十分尷尬,正要解釋。

林天雪卻搶先說道:「我不是說這件事情!」

葉天問道:「不然是什麼?我怎麼對不起你了?」

林天雪道:「你在點蒼山的時候明明答應我,每隔幾天都會來看我,你看看現在都半個月了才來!」

葉天尷尬地回答道:「原來是這件事情啊,嚇死我了,沒辦法,我被我們的閣主留下來學習青龍訣,一直沒有得空……」

蕭雅潔打斷葉天道:「這個你們待會兒慢慢解釋,林姑娘,我問你,我師父司徒劍南在這裡嗎?」

林天雪收起劍,回答道:「司徒前輩?他不在點蒼山嗎?司徒前輩前幾天剛剛從把我們點蒼山送回來,然後他就離開幽蘭谷了,他現在應該在點蒼山吧。」

「我師父他不在點蒼山,我們剛剛從那裡過來。」蕭雅潔皺著眉頭說道。

林天雪搖搖頭,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怎麼?你們有什麼急事嗎?」

葉天回答道:「對,十萬火急的事情,必須要趕緊找到司徒前輩才行。」

「要不,你們和我去問問我師父吧,他或許知道司徒前輩去哪裡了。」林天雪說道。

葉天扭頭對蕭雅潔說道:「也好,說不定幽蘭前輩也有什麼辦法。」

「天雪,快帶我們進去。」

林天雪雙手在胸前劃出一道手訣,那綠色的法陣先是亮了一下,然後便漸漸暗了下去,林天雪收起手訣,說道:「跟我來。」

三人快速走進幽蘭谷里,葉天遠遠地便看見幽蘭道人正拿著一個瓜瓢在那裡澆灌花草,林天雪遠遠的喊道:「師父,他們兩個找你來問司徒前輩的事情。」

幽蘭道人收起水瓢,朝著他們走了過去,蕭雅潔飛快地問道:「幽蘭前輩你知道我師父地去向嗎?」

幽蘭道人愕然道:「怎麼?她沒有回點蒼山?」

葉天回答道:「對啊,司徒前輩沒有在點蒼山。」

幽蘭道人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或許他見我傷勢已經沒問題,又去雲遊四方了,你們找他有什麼事嗎?」

司徒劍南確實有雲遊四方的習慣,他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在各處仙域之間穿梭,蕭雅潔也不知道他的動向,假如司徒劍南剛走,那想要找到司徒劍南真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情。

蕭雅潔皺著眉頭,將紫軒宮被那十方鬼獄吞噬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幽蘭道人聽完,臉上的也是愁容滿面,她說道:「這鬼王真是好手段,怕是沒有亂神刀在手,鬼淵可以輕鬆將你們紫軒宮除名在這玲瓏仙域。」

葉天則說道:「前輩是否知道該如何破解這十方鬼域。」

幽蘭道人仔細回憶了一番,說道:「這十方鬼獄是歷代鬼王所掌握的重寶,被他們祭煉了數百年,據說裡面已經自成了一個小世界,想要打開,只有通過鬼王之手才行。」

蕭雅潔急忙說道:『我爹說那十方鬼獄還有一個入口在璇璣仙域鬼淵之中,而且他說他們可以從十方鬼獄之中強迫而出。」

幽蘭道人回答道:「確實如此,不過在鬼淵之中那個入口也只有新任的鬼王才可以打開,那時起便是他接手十方鬼獄的時候,不過蕭宮主說他能從裡面強破而出,這……並不是不可能,只不過希望比較渺茫而已。」 蕭雅潔滿臉愁容地說道:「那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從外面打開這十方鬼獄?將裡面的人放出來?」

幽蘭道人想了想,說道:「有!」

蕭雅潔一下子又看到了希望,她興奮地說道:「快告訴我!前輩」

幽蘭道人面帶為難地說道:「據說熒惑仙域有件至寶,叫做時空之心,是一柄玉杖,他可以破開天下所有的封印與結界,你們要是能夠得到他,就可以進去十方鬼獄,然後將你爹他們救出來。」

「熒惑仙域?」葉天仔細回想著,那個仙域似乎和火靈兒所在的紫薇仙域是敵對狀態,不著地現在兩個仙域是什麼情況。

蕭雅潔立即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前往熒惑仙域,去找他們借這件時空之心。」

幽蘭道人面帶不忍地說道:「蕭姑娘,此時熒惑仙域正在和紫薇仙域發生戰爭,兩個仙域打得不死不休,你們要是此時去借時空之心,恐怕肯定借不出來。」

蕭雅潔倔強地說道:「放心前輩,我肯定有辦法能將這件時空之心搞到手,借不上我就把它偷出來。」

葉天則說道:「放心,不用借不用偷,咱們直接把他搶過來便是了。」說罷,便拍了拍背上得而亂神刀。

幽蘭道人說道:「不要盲目自信,這亂神刀是件神兵不假,但是那時空之心也是曾經的時空主神的武器,同為神兵,想要硬強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葉天尷尬地笑了笑,蕭雅潔回答道:「前輩放心,我們不會大意的,我們現在就啟程去熒惑仙域。」

幽蘭道人制止道:「且慢,你們不必著急,蕭宮主帶著全部的弟子都進了十方鬼獄之中,鬼王已經死了,沒人祭煉他們,想必他們至少可以堅持一個月,此時天色已晚,你們還需要從長計議。」

蕭雅潔回答道:「可是我擔心……」

葉天打斷她道:「先聽幽蘭前輩把話說完,前輩是否有什麼安排?」

幽蘭道人說道:「當然,我問你們你們兩個知道如何去熒惑仙域嗎?」

這個問題一下子難住了蕭雅潔和葉天,如今仙域崩碎,分分成一個個分散的仙域,各個仙域並不能直接到達,只有相鄰的兩個仙域會有通道,而玲瓏仙域西北處一有一個石洞,那便是通往璇璣仙域的通道,但是去了璇璣仙域之後又該怎麼走,就不知道了。

蕭雅潔嘆了口氣,說道:「我只聽說過熒惑仙域,但是具體要怎麼走,我還真不知道。」

幽蘭道人安慰道:「別急,你們隨我進石洞里,我慢慢和你們說。」

「好!」

林天雪扶著幽蘭道人,一行人走進了山洞裡,既然他們有一個月的時間,那就必須好好計劃,畢竟跑去另外一個仙域偷一件他們仙域的神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四人坐在石洞里,幽蘭道人便說道:「我仔細想過了,各個仙域之中勢力複雜,而且無比廣闊,你們要是一個個仙域穿過去,到時候已經是猴年馬月了,況且有些仙域的出入口有豪強把守,你們或許根本無法穿過。」

「那該怎麼辦?」蕭雅潔問道。

葉天看著林天雪說道:「這仙域之中可以用陣紋穿過去。」

林天雪說道:「能是能,可是我不行。」

「為什麼?」

幽蘭道人說道:「這便是我接下來要和你們說的,我知道天雪她是一名陣紋師,你們可以利用陣紋傳送過去,但是仙域之間隔的是無盡的虛空,以她一人之力難以維持法陣不出意外,況且這樣的陣紋他也刻不出來。」

林天雪很配合地點了點頭,幽蘭道人又說道:「其實有一個地方他們的法陣可以將你們傳送去任何一個仙域。」蕭雅潔抬起頭說道:「您說的是璇璣仙府?」

幽蘭道人點點頭,說道:「正是,你們可以去璇璣仙域,尋求璇璣仙府的幫助。」

蕭雅潔說道:「可是他們會幫我們嗎?璇璣仙府的傳送法陣確實已經遍布各個仙域的,但是並不是別人隨隨便便就能用的。」

幽蘭道人說道:「那是自然,恰巧再過五天,便是璇璣仙府的仙會——丹會、器會、陣會的日子,我打算讓天雪前去參加,只要能夠獲得璇璣仙府的名次,你們便能作為他們的上賓,使用他們的傳送法陣。」

璇璣仙府每年都會舉行這種盛會來考核自己的人,還有便是向各個仙域展示自己的實力,為了公平,他們允許所有人參加,只要有實力並且獲得名次,也都會受到璇璣仙府的禮遇,對於璇璣仙府外的人來說,最大的好事就是可以選擇進入璇璣仙府,不過對於葉天他們來,到時候他們便能使用璇璣仙府的傳送法陣前往熒惑仙域了。

蕭雅潔問道:「林姑娘是?」

林天雪回答道:「我現在是一名六品陣紋師。」

幽蘭道人說道:「每次他們參加比試的弟子都是集中在六品到七品之間,以天雪現在的實力肯定可以獲取名次,到時候你們就可以直接使用傳送法陣到達熒惑仙域了。」

葉天回答道:「放心,即使天雪不行,還有我在,以我現在的功力,丹會之上我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蕭雅潔說道:「你不是五品丹師嗎?現在雖然修為突破到了殺祖,但是你並沒有時間修鍊煉丹術啊?」

葉天自信地回答道:「我不一樣,只有我的修為能夠支撐起我的魂火,我的煉丹術就能提升一個品階。」

煉丹術的進步是與人對魂火的感知分不開的,煉丹師除了提升修為來提高自己魂火的持久力,還需要提高自己對魂火的感知力,這點對於每個煉丹師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而對於魂火的感知力,只有經過不斷地實踐才能掌握。

但是葉天不一樣,他對魂火的感知力早已經根深蒂固,那是前世身為九幽殺神所帶來的感覺,所以只要他的修為提升了,那就意味著他的煉丹術也跟著提升了。 幽蘭道人仔細打量著葉天,說道:「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名丹師。」

蕭雅潔說道:「前輩別聽他吹牛,我們還是指望林姑娘吧,我看林姑娘更靠譜點。」

「切!」葉天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