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看著洪錚遠去的背影,臉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捨不得殺就捨不得殺,真是有趣的人。」

黑夜看著洪錚遠去的背影,臉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捨不得殺就捨不得殺,真是有趣的人。」

一路上,非常的沉默與壓抑,黃金獅子與玄武都知道洪錚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情之一字,最難過。」黃金獅子拍拍洪錚的肩膀。

洪錚沉默,回到了人龍族之後,就陷入到了閉關中。但非常的煩躁,心神完全被打亂了。

「她到底什麼時候走進我的內心的?」洪錚睜開眸子,回想起相遇的一幕幕。從自己在鵬聖關中救下她?還是從自己背著她,進入放逐區?亦或者是自己與她在仙淚宮相濡以沫?

洪錚也不知道了。

毫不誇張的說,第一個主動走進洪錚內心的,是司徒洛馨,那是青梅竹馬的感情。

至於上官墨苔,那是從小到大的玩伴。

第二個就是白玉涵,為他在天魔大裂谷中,極盡爆發,為他吞下九轉生死丹,構架涅槃古爐,一遍遍的呼喚著他復甦。蘇慕婉,這個魔女,給他的,更多是感動。主動將最重要的,給了他。

黑夜,那是潤物細無聲般的感覺。沒有給他感動,沒有給他幫助。但她的身上,似乎有一種魔力。在時光流逝中,主動走進了他的內心。或許是因為曾經洪錚也認為她乃是東荒萬族生靈,他們都流落到了此地,有種惺惺相惜,相濡以沫的感覺。

但是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黑夜居然是南國女帝!

想必她的手上,佔滿了東荒生靈的鮮血吧?

福澤花下,洪錚睜開了眸子,嘆息一聲。他沒有看到,在遠處的山峰上,一襲黑衣的黑夜正靜靜的看著他,滿臉的柔和。 第六百二十八章贏昭要出山

他捨不得黑夜,黑夜何曾能捨得他?

「我的前半生一片黑暗,我的後半生,我希望它是光明的。」黑夜喃喃自語,而後臉色漸漸的堅定起來。

南國與東荒,就如同她與洪錚,橫亘在中間的,乃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

「我出去一趟。」洪錚吩咐了一句,就離開了人龍族。

栽滿相思豆的放逐區中,洪錚飛了進去。還是那片茅屋,還是那個風騷的年輕人。他斜躺在竹椅上,閉著眼睛,懶洋洋的曬著太陽。

「來了?」淫魔眼睛都沒睜。

洪錚走過去,看著贏昭,想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就是這個混蛋,出什麼餿主意,要自己拿下南國女帝。現在好了,女帝沒拿下,自己陷進去了。

「我遇到問題了。」洪錚平靜的說道。

「什麼問題,有屁快放。」淫魔抖著二郎腿,白衣如雪,在陽光下,側顏非常的完美。

「我遇到了南國女帝!」洪錚說道。

「納尼?」贏昭一下子坐了起來,「哦,不是,什麼?南國女帝?漂亮不漂亮?胸大不大,腿長不長?肌膚白不白?上床了沒有?功夫怎麼樣?爽不爽?」

他眸子發光,亮晶晶的。

「是的,南國女帝。很漂亮,腿長胸大膚白。還沒上床。」洪錚平靜的說道,他真的有衝動,一刀捅死這貨。這傢伙一天到晚腦子裡面想的都是什麼?

「沒上床說個屁!」贏昭坐回到了椅子上,不屑的撇撇嘴。椅子轉動下,背對著洪錚。他的背影也非常的完美,手上把玩著一枚靈果。

「我陷進去了。」洪錚再次說道。

贏昭歪過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洪錚:「怎麼,步了我的後塵?」

洪錚點點頭。

「兒女情長,很是正常。」贏昭說道,依舊沒有轉身,看向遠方,「說出你的故事。」

洪錚猶豫了一番,隨後將如何與黑夜相識,包括仙淚宮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我不懂感情,他們都說我的情商非常低。但是黑夜走後,我的心像是缺了什麼,不圓滿了。連修鍊都感覺沒有以往順暢了。」洪錚自嘲的說著,「情之一關,真的很難過,多少英雄好漢,都折損在這裡。我原以為,我的一聲,都是修鍊。但沒有想到,我居然會陷入到感情中。」

啪的一聲,贏昭一下子將手中的靈果拍碎在雙膝上。椅子一轉,整個人一下子轉了過來,面對著洪錚:「說的好,我為你轉身!」

我為你轉身?

我轉你奶奶的哨子!

洪錚眼神陰沉的看著淫魔,這傢伙能不能正經一點?大茶壺一脈的,就沒有一個是正常的貨色。

「她愛你嗎?」贏昭看著洪錚。

「不知道,但應該是愛的。」洪錚說道。

淫魔笑了:「情之一字,講究的是隨心。順心意,才是大道。如果相互喜歡,就算她是南國人又如何?我當初得知她是無殤之女的時候,我比你還絕望。但隨後我就知道了,真心相愛,什麼都不是事!東荒多少人罵我,我都不在乎。南國那一戰,她將南國的底蘊全部放逐進入到了空間亂流中,她背負的罵名與痛苦比我還多。」

「所以,隨心順意,才是最重要的。兩個人在一起,就是相互的磨合,相濡以沫,走完這一生。知道嗎?」淫魔說道。

「我知道了,順其自然吧。」洪錚點點頭。

淫魔哈哈大笑:「小子有種,連南國女帝都泡上了。」

「彼此彼此,你連無殤之女也都弄上床了。」洪錚黑著一張臉,看著淫魔。

淫魔擠眉弄眼的:「那是,男人嘛,你懂得啊,大膽的想法必須要有。」

「我也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洪錚說道。

淫魔的臉上出現了感興趣之色:「什麼?」

洪錚一字一頓,石破天驚:「請你出山,我們一起攻下南國,打下美食牢籠!」

贏昭雙眉倒豎,瞳孔如刀鋒一般凌厲:「你哪來的自信?多少東荒修士橫渡無盡海,都難以做到的事情,你憑什麼認為你能夠完成?」

洪錚語氣鏗鏘有力:「就憑我成功衝擊主宰巨壁,得到了轉世血池,十年內,我能成功鑄造出一支王族!」

贏昭聞言,如遭雷擊的呆愣在了原地,難以置信的看著洪錚:「前些日子……衝擊主宰巨壁的是你?」

「是我!」洪錚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

淫魔發出了震天的大笑聲,整個放逐區都是在顫抖著,虛空上,坍塌下去了一大塊,天與地像是要合在了一起一般。

「好! 大牌總裁愛撒嬌 好!好!」贏昭眼中出現了激動之色,「我原本還是想去暗殺那新生主宰的,沒有想到,居然是你,真的是我東荒之幸!」

「出還是不出?」洪錚問道。

贏昭站了起來,豐潤如玉,拍了拍洪錚的肩膀:「為了東荒,我打破誓言又如何》走出這片放逐區,又如何?我們一起,一定要攻下南國!」

「但是這點實力還不夠,我去尋回幾個老傢伙,他們都在南國中。」贏昭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威勢,氣勢衝天而起,諸天萬界都是在沉淪。

「無妨,目前正在發展,還未與大勢力對上,一年後,人龍族的族人將會達到一種極顛,那時就需要你們出手了。」洪錚說道。

「行,我一年後準備前往人龍族。」贏昭答應的非常爽快,「但你成功衝擊主宰巨壁這件事一定要保密,知道嗎?一旦被南國修士知曉,迎來的,將是毀滅性的打擊。南國女帝知道嗎?」

「知道。」

「嗯,這也是考驗你們的最好機會。若是這些日子,有大高手去殺你,說明南國女帝泄漏了風聲,根本就不愛你。」贏昭說道。

與贏昭一番暢談,洪錚感覺整個人都空靈了起來,輕鬆了一大截。回到人龍族之後,他將太陽心經又衍化了一番,叩開了神域晶體,傳送給了人皇身。

正在打坐間,忽然他感覺到一股難以想象的氣勢從天而降,壓在了人龍族上。而後,虛空中飄落下了一根白色翎羽,頓時,整個人龍族被封鎖了,虛空被截斷!

有通天大境的高手來臨! 第六百三十章野鶴王

吼!

黃金獅子爆發出了一道咆哮聲,跳躍到了虛空上,眼神兇狠的看著前方來人。

「終於找到你了,新生主宰!」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伴隨而來的,還有驚濤駭浪一般的氣勢。滾滾涌動,轟擊的整片鹽鹼地都是在震顫著。

洪錚面色一變,仰天發出了不甘的咆哮聲:「黑夜,我終究還是錯看了你!」

如果不是黑夜泄漏了自己成功衝擊主宰巨壁,根本就無人知道!

贏昭是不會說的,唯一就是黑夜。

雲端上,緩緩出現了一道身影。他身披一襲白色羽毛織成的長衫,四十多歲的模樣,呈人形狀態。但渾身魔氣滾滾,乃是純正的魔族。

他看著洪錚,手中還在把玩著一根翎羽,指著洪錚:「真是令人驚訝,如此修為,如此年紀,居然能成功衝擊主宰巨壁!」

洪錚起身,冷冷的看著來犯者:「你是誰?」

「野鶴關關王,你可以叫我野鶴王。」野鶴王輕飄飄的說道,但眼中的殺機卻在滾滾涌動。這個南國人龍族的修士,根本就不能,是個大禍患。十年內能成就一支王族,太可怕。

「是不是黑夜給你通風報信的?」洪錚問道,心中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野鶴王微笑著說道:「是啊。」

洪錚環顧了一圈,此地大部分人龍族修士都被那龐大的氣息壓的暈死了過去。他就知曉,野鶴王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殺自己,人龍族的修士他一個都沒殺。他就明白,必定是黑夜通風報信的。

「洪先生,真是看錯了黑夜!」黃金獅子說道,「早知道如此,還不如把黑夜給殺了。」

野鶴王輕笑一聲,緩緩搖頭:「沒什麼好說的,送你上路吧。」

而後,他笑容瞬間的收斂,手中的那根翎羽爆發出了璀璨神光,激蕩出了百丈長的神光,斬向了洪錚。

咔擦!

這神光璀璨到了極致,一下子將虛空剖為了兩半。宛若天地被截斷,一半上升到了虛空中,壓塌了蒼穹一半墜入到了地面上,崩碎了鹽鹼地。

刀芒徑直的沖向了洪錚,要將他給截斷,一旦被擊中,洪錚將會瞬間成為齏粉!

洪錚撐開一對黃金雙翅,準備飛走,但此地已經被截斷,成為了獨立的空間,根本就無法打破。

「滾!」洪錚手中出現了一尊神塔,打出了極顛神威。一縷霧氣擴散,巨大如山嶺,壓落了下來,阻攔那一擊。

但極顛神威非常淡薄,也難以發揮出巔峰實力。對面的野鶴王非常的強大,一斬之下,那縷極顛神威一下子被打碎了!

就在最為關鍵的時刻,一道嬌喝聲出現,一道指光出現,徑直打穿了虛空牢籠。接著,一身黑夜的黑夜出現了,速度奇快,魅影重重,攔在了洪錚的身前。

噗!

她吐出一口鮮血,背部被斬裂出了一道巨大的傷口,鮮血汩汩流動。

黑夜猛然轉身,雙眸中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亮光,就如同太陽炸裂了一般。光芒中,激蕩出了一根赤金長棍。

帝器,赤金盤龍棍,而且是本體!

南國十大帝器之一!

赤金盤龍棍被她持在了手中,天地一下子被打爆了,虛空瘋狂的扭曲著,一道道褶皺與斷層出現了,到處都是空間碎片,難以承受這赤金盤龍棍的重量。

「你是誰?」黑夜一臉的冷漠與殺機,手中的赤金盤龍棍發光,遙指野鶴王。

野鶴王臉上出現了驚悚之色,仔細的盯著赤金盤龍棍,這可是帝器本體,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野鶴王冷笑一聲,退後幾步,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唳嘯。背後浮現一對雙翅,展動間,遠處的群山萬壑都是在跟著轟鳴,而後崩塌了!

「等我下一次來殺你。」野鶴王說道,展翅消失在了原地。

黑夜噗的一聲咳出了一口黑色的鮮血,背後的傷痕觸目驚心。洪錚眼中出現了不忍之色,道:「行了,別裝模作樣了,苦肉計演的挺像啊!」

黑夜瞪大了眸子,眼眸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你在說什麼?你以為剛才的野鶴王跟我是一夥的?」

洪錚冷笑:「難道不是嗎?除了你,還有誰知道我成功衝擊主宰巨壁了?難道不是你通風報信的嗎?」

黑夜氣的臉色通紅,白皙的手指指著洪錚:「洪蒙,你怎麼能這樣認為我?我在你的心中,難道就是這麼壞?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你告訴我?」

「目的就是苦肉計,想博取洪先生的同情,讓他接納你。」黃金獅子緩緩走來,一連的冰冷。

黑夜貝齒緊咬著嘴唇,眼中流下了眼淚,看向洪錚:「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對不對?」

「是。」洪錚忽然顯得很煩躁,一把打開了她的手指,「別這樣指著我,快滾!」

黑夜氣的渾身發抖,俏臉上滿是淚痕,嘴唇都是發顫了起來:「洪蒙,真不是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從來都沒有害你的心思。」

洪錚轉過身子,不再看她。

黑夜見狀,慘笑了起來,退後幾步,飛天而起。到最後,眼中出現了殺機,野鶴王,我要你的命!

她追尋著野鶴王的氣息,一路追了下去,最後來到了野鶴關中。

「野鶴王,滾出來!」黑夜衝進了野鶴關的上方,通天大境三重天,也就是准帝的氣息擴散出。她已經在漸漸的渡過虛弱期,再有七八年,就能成為真正的大帝!

她懸浮在野鶴關上空,俯視著下方,眼中出現了瘋狂的殺機。她手中的赤金盤龍棍神光大放,陡然間橫貫在天地間,長有數十萬里,粗大無比,如同山嶺般。

巨大的陰影將整個野鶴關都籠罩了,帝威壓落,野鶴關在瘋狂的坍塌著。巨大的城牆出現了裂紋,在崩裂。一縷縷雲霧從赤金盤龍棍上飄了出來,化為厚厚的雲層,徹地的籠罩了野鶴關。

那些都是帝器威壓,被黑夜極盡釋放。籠罩在蒼穹中,投射下了大片的陰影,此地幾乎快化為了混沌之地一般,與外界隔絕。 第六百三十一章黃金莽牛

黑夜站在粗大的如同山嶺一般的赤金盤龍棍上,俯視著下方巨大城池:「交出野鶴王,不然我讓南國九千關,今日少一關!」

野鶴王所有人都驚呆了,呆愣的看著上方的黑夜。此刻的黑夜,才有了一點女帝的樣子,像是屹立在無盡的混沌中。她周身雲霞蒸騰,黑髮披散,眼眸如電。背後浮現出了一方方的小千世界。

她肌膚如雪,身段窈窕到了極致,但此刻發起怒來,非常可怕。

野鶴關炸開了鍋,一個個驚恐的抬起頭,看著虛空上方的黑夜。

「你是誰?」野鶴關中衝出了一尊南國魔修,如同一隻大蜥蜴,卻生有兩對巨大的雙翅,乃是通天大境的修為,冷冷的盯著黑夜。

「交出野鶴王!」黑夜聲音無比冰冷。

最佳女婿 野鶴王在宮殿內,看著黑夜,罵了一句:「瘋女人。」

他正準備去迎戰的時候,身軀一頓,眼中出現了奇詭之色。現在的人龍族,應該沒有高手了吧?

不如去殺一個回馬槍!

想到此處,他猛然的踏入到傳送陣,直取罪惡關。

黑夜自然感應到了他的氣息,面色一變。野鶴王從她的感應中正在不斷的遁走,目的地正是人龍族所在的方向。

黑夜猛然調轉赤金盤龍棍,巨大的金屬長棍揮動間,蒼穹一片片的破碎了。這方天地一下子被打爆了,到處都是空間碎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