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騎士的背後出現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她一身潔白色的衣物,雙手拿著兩根黑暗魔枚,飄拂在黑龍騎士的背後,手中的魔枚釋放出了濃烈的黑暗魔法,將整個原本就障氣裊裊的空間,再一次渡上了一層黑色,讓空間變得更加的黑。

黑龍騎士的背後出現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她一身潔白色的衣物,雙手拿著兩根黑暗魔枚,飄拂在黑龍騎士的背後,手中的魔枚釋放出了濃烈的黑暗魔法,將整個原本就障氣裊裊的空間,再一次渡上了一層黑色,讓空間變得更加的黑。

柳狐玥見此,立刻動用了光元素。

光元素驅散了她四周的黑暗力量。

運用了最大的力量,將宮殿的天花頂給破開。

一股強大的黑色氣體自那個破天頂里釋放而出,柳狐玥見此,大呼了一聲:「帶著孩子離開。」


「你呢。」清風擔心的問。

他知道孩子是他們夫人的命,可是,他們的夫人卻是他們家宮主的命啊。

「別羅嗦,你也滾。」柳狐玥抓住了清風的衣領,將他狠狠的推向那個出口。

黑龍騎干指著小鶴、烈火他們離開的方向,說:「別讓他們跑了,務必將那出口給我賭住。」

「是,主人。」那縷美麗的亡魂身姿十分詭異的飄向出口,一縷薄薄的魂體將出口給覆住。

讓飛的最快的彈彈給撞個正著。

彈彈被彈回來了,正好落到了同樣朝這頭飛來的小灰灰身上,小灰灰抓住了彈彈后,在半空中懸停了片刻,隨後,就眯了眯眼,在空中做好了準備起飛的動作,隨後,便一口氣朝那縷亡魂飛去。

「砰——」

「啊——」

小灰灰成功的從那縷亡魂的身體穿破了…… 而那亡魂在小灰灰穿破自己的身體后,發出了慘烈的凄叫聲。

小灰灰輕輕鬆鬆的從那縷亡魂的身上飛了過去,被小灰灰拎著的彈彈以驚訝的目光瞪著從它眼前一點一點散開,最後就完完全全消失的亡魂,然後一臉崇拜的看向小灰灰。

「灰灰,你好膩害呀。」

「@¥#¥」那當然,我是誰呀。

「可以教教我嗎?」彈彈問。

小灰灰仰了仰頭,那目光似乎在告訴彈彈,這是需要天賦的,沒有天賦的孩子,怎麼學也學不會滴。

柳狐玥在下方將小灰灰跟彈彈兩人的情況觀察的十分仔細。

也在看到小灰灰衝破了那縷亡魂之後鬆了一口氣。

只是對小灰灰的能力更加好奇了。

這個小傢伙總是能給她帶來無窮無盡的驚喜。

她甚至可以斷定這個小傢伙若有一日修成必然十分厲害。


小鶴跟烈火跟著離開了宮殿。

此刻,只有正天明跟柳狐玥在這方,北戰薰也被黑龍騎士送出了宮殿。

黑龍看到孩子離開后,心情顯得十分暴躁。

搖頭擺尾的動作越發的激烈,宮殿內的幾根樑柱又倒榻了幾根。

宮殿在不停的往左邊頃斜著,使得柳狐玥所站的位置越來越狹小,戰鬥的空間一再縮小。

這對於原本就不擅長陸地戰的正天明來說,很難展開身手來。

「黑龍大人,把那一頭醜陋的巨莽和那個女人殺死之後,外頭的那兩個孩子都會是你的,該死的女人,你的魔寵竟然殺死了我的亡靈,我要拿你的亡靈來做我的仆。」

黑龍騎士雙眼之中充滿著冷冷的憤意,手中的武器頓時強化。

好強!

那個人竟然有無數的寶貝。

他還是黑暗神殿的人,而且,已經修成了亡靈召喚師。

所以,柳狐玥對待這一戰也是十分的小心翼翼。

而那黑龍騎士能夠這麼囂張的原因她不是不知道。

就是那條黑龍沒錯了。

只要先將那條黑龍給殺死,黑龍騎士就沒什麼好囂張的了。

「師父,每一件物體都有弱點,黑龍的弱點在哪裡?」柳狐玥問。

紫焰說:「肚腹。」

「好,正天明!」柳狐玥心靈傳音給在半空中飛舞著的正天明。

正天明立刻飛向柳狐玥,最後落到了柳狐玥的身後:「女人,何事,快說?」

「帶我去龍爪子那。」

「你找死嗎,黑龍最兇猛的武器便是爪子,你貿然前去他龍爪子下,那不是自我送死。」

柳狐玥沒有理會正天明,便自顧自的跳躍到了正天明的腦袋上,隨後,手指著黑龍說:「你……對,叫的就是你,你長得這麼丑,你知道嗎,你不知道沒有關係,姐姐現在就告訴你,長得丑不是你的錯,出現耀武揚威,把我的孩子嚇哭就是你的不對,你若是出街一不小心把路人給嚇死了,那便是你罪過了,如今姐姐我要替天行道,收了你這醜八怪。」

什麼,醜八怪。

黑龍被柳狐玥的話氣的腮邦鼓鼓,幾根長而硬朗的龍鬚在空中飛揚著……

PS:醉輕狂新文:《冷王狂妃:彪悍寶寶痞娘親》一篇又彪悍又萌噠的文文…… 龍爪子重重的拍打在地上,整個龐大的龍身轉了過來,隨後直衝沖的撲向柳狐玥。

柳狐玥頓時從空間之內拿出了重新打造好的逆火劍,劍體之中散發出了炙熱的火花,她兩手握劍,高舉在半空之中。

然後低低的喝了一聲:「正天明,開始吧。」

「你這女人……」

「要快,最好比那頭黑龍快。」

「……」正天明無言以對。

這個女人難道不知道去的快,死的快嗎?

可他還是聽從了柳狐玥的話,以最快的速度朝黑龍飛去。

黑莽就如一條快箭一樣,在空中劃過,「嗖」一聲。

讓黑龍騎士的心頓時懸了起來,不解那柳狐玥的舉動,更加不明白她這自-殺-式的攻擊是……

然而,就在他看到柳狐玥拿出逆火劍時,他明白了,可是還來不及開口阻止,那頭黑莽便往黑龍衝去。

不到一會兒的功夫,黑莽與黑龍的嗷叫聲在龍宮的天空蕩開。

震撼了整個京城。

人們紛紛抬頭望向天空,雖然看不到龍,但是,卻可以看到從龍宮之處散發出來的火紅色光芒。

而那火元素將整片天空染成了血色。

黑龍被開膛破腹,五臟六腑被火元素化成了灰燼。

黑龍騎士也跟隨著黑龍一起死在了柳狐玥的劍下。

屍體倒在了一片廢墟之中。

柳狐玥持著還冒火元素的逆火劍,踏過了廢墟,來到了黑龍騎士的屍體旁邊,蹲下了身子,將黑龍騎士的屍體翻了過來,隨手拿起了黑龍騎士手中握著的那把劍。

劍體上鑲著的十枚黑暗魔晶吸引了她。

似乎很強大的樣子。

小灰灰從另一處跑了過來,跳到了柳狐玥的肩膀。

而它在看到那十枚黑色的魔晶之後,露出了吃貨的本色,小身子立刻跳向了鋒利的劍,抱住了劍體。

小灰灰的身體明明軟的不行,可是那劍根本傷不了它。


柳狐玥驚愕的看著小灰灰的一舉一動,雖然是覺得這黑暗魔晶很強大,可是柳狐玥並沒有想擁有的意思。

畢竟她的體質很容易因為一件黑暗寶物而被激活黑暗元素。

她不可以激活暗元素,一旦激活了,她很有可能會被黑暗神殿的人強行帶回去。

現在她保持這樣子,黑暗神殿的人也不敢對她做出什麼舉動來。

「@#¥#¥#」小灰灰回過頭來,在跟柳狐玥商量這劍的事。

柳狐玥哧哧的笑:「你這小東西,遇到吃的還會跟我商量。」

以往哪一次不是把吃的一次性幹掉,幹完了再向她道歉啊,賣萌啊,以求她的原諒。

今天竟然跑來問她。

太奇怪了。

小灰灰搖搖頭,指著那魔晶嘰嘰歪歪。

柳狐玥拎起了小灰灰問:「你是不是又想吃掉這些魔晶。」

小灰灰很誠實的點了點頭。

柳狐玥便將那些魔晶給扳了下來:「你若喜歡,那便吃吧。」

「不……不可以……」廢墟之中突然伸出了一隻透明體的手來。

柳狐玥抬頭看向那隻透明的手,雙眼之中帶著一抹疑惑之色,隨後站起身來,就見那原本因為小灰灰的穿破而消失的亡靈卻還活著。 眾人紛紛抬頭望向那道亡靈的身上,她從廢墟之中飄了出來,目光幽幽的望向柳狐玥手中拿著的那把利劍,抬起了手,指著那把劍,說:「不,不要吃掉,不要吃掉。」

柳狐玥眉頭深鎖,站起了身來,道:「怎麼回事,你沒死。」

「我,我是九命妖狐。」女子的狐狸尾巴這才現了出來,那八根長長的尾巴在她的背後飄揚著。

柳狐玥看得清清楚楚。

彈彈看到那九命妖狐后,嚇的跳了起來:「啊,鬼,鬼……」


小灰灰跳上了柳狐玥的肩膀,望著那九命妖狐問:「@¥#¥#¥」

九命妖狐似乎可以聽得懂小灰灰的話,便對著小灰灰點點頭說:「對,那劍是我的身體,若是你將它們中吃掉了,我就永遠無法輪迴了,求求你,不要把它吃掉,我……我也是被逼對付你們的。」

柳狐玥起身,拿著劍問:「你說你是被迫,可是據我所知,如果一個亡魂不願意服從所謂的亡靈召喚師,那麼,那個人是無論契約你的亡魂的。」

九命妖狐點點頭說:「是,我是被逼對付你們,但是,我也是逼不得已才成為了亡靈召喚師的仆,我很感謝你們,將他給殺死,請求你們帶我一起進入神墓遺迹吧,我知道神墓遺迹的地圖被存放在什麼地方,你們殺死的那位黑龍騎士可是北戰狂帝最信任的名將,這些年來,他一直在守護著神墓遺迹的地圖,只要你們答應帶我一起進入神墓遺迹,我就告訴你們它現在在哪兒。」

「你怎麼知道我們在尋找神墓遺迹。」柳狐玥很討厭這樣被人看透,若是想讓她不殺她,她總要說出一個可以讓她信服的理由出來。

九命妖狐伸手指了指被小鶴抱著的黎君,道:「那個孩子中了白果子毒,而我……曾經在輪迴道上看到過那孩子在輪迴橋上徘徊,張望,這十多年來,那個孩子從未離開過輪迴橋。」

輪迴橋是可以看到塵世間所有的一切,九命妖狐起初不解那孩子為何一直在那兒徘徊著,可是,後來黎君的最後一點點殘魂被冥空收起后,黎君告訴她,所有的一切,這才知道這個孩子是為了能夠從輪迴橋上看到自己的母親。

「我一直在關注它。」九命妖狐擁有著九條命,但是同樣,她也擁有著九縷亡魂,一旦九命都死去,九命妖狐的亡魂就會各散四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