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天的這一番話,倒是引起了很多在場修者的共鳴,不少人紛紛點頭稱是!

龍嘯天的這一番話,倒是引起了很多在場修者的共鳴,不少人紛紛點頭稱是!

施卜清聞言臉色鐵青,身上的黑袍無風自動,很明顯內心極為不平靜,半晌才恨恨地說道:「那好,就算是我那門下弟子劉覺醒該千刀萬剮,可是如果是你龍組長或者龍組眾人出手斬殺,我施卜清無話可說,就認了,但是紫霞觀的這個混賬小子算是個什麼東西,為何要進我門中,殺我弟子,龍組長,你既然身為華夏維護者的首領,就該為我們幽泉門主持公道啊!」

「是啊,這個吳賴還無緣無故殺我孫兒,使得我慕容家族最有希望進入元嬰期的慕容俊傑慘死,龍組長,你可要主持公道啊!決不能讓這等生性兇殘之人留在世上啊!」慕容長風趁機也出言道,眼睛卻是緊緊盯著吳賴,滿是無比怨毒的神色。

龍嘯天聞言,卻是臉色一沉,冷哼一聲,不悅地說道:「施門主,慕容家主,二位說話客氣些,你們可知吳賴是什麼身份?他可不僅僅是紫霞觀的弟子!」

「呃?莫非這小子還是你龍組中人不成?」施門主頓時感覺有些不妙,出言問道。

龍嘯天傲然回答道:「哼!吳賴豈止是我龍組的成員,他還是我龍組糾風堂堂主,也是龍組組長的候選人!」

「啊?」眾人聞言,頓時都驚呼出聲,這一次吃驚的卻不僅僅是施卜清和慕容長風,就連青玄子等紫霞觀門人也都是大吃一驚,他們雖然知道吳賴加入了龍組,可是根本就沒有想到,吳賴竟然已經是龍組中位高權重的糾風堂堂主,而且還是龍組組長的候選人!

施卜清和慕容長風卻都是一臉的沮喪,要知道吳賴若真是擔任了糾風堂的堂主,再當上龍組組長之後,那紫霞觀的實力定然也會跟著水漲船高,自己幽泉門和慕容家族豈不是一直會被紫霞觀壓在下面!

尤其是慕容長風,別說是吳賴還沒有當上龍組組長,就是吳賴此時作為龍組糾風堂堂主的身份,也已經超出了自己四大家族之一家主的地位,估計自己想要報殺孫之仇是難比登天了!

施卜清乾笑了一聲說道:「龍組長莫不是在說笑不成?本門主記得你們龍組的糾風堂堂主應該是軒轅紀平吧!」

龍嘯天點了點頭回答道:「沒錯,以前是軒轅長老擔任龍組的糾風堂的堂主,並且還提拔吳賴為北方巡察使,也就是在不久前,經過軒轅長老的提名,本組長任命了吳賴為糾風堂的堂主,怎麼?施門主莫非對我們龍組內部的任命有意見?」

「咳咳,這個……也罷,既然如此,那本門主也就認栽了,只是希望吳堂主名副其實,在接下來的仙道會上能夠活下來,不然的話,拳腳無眼,比賽場上生死不論,若是吳堂主不小心身隕,龍組長可是不要遷怒我等啊!」施卜清陰惻惻地說道,很明顯,如今這吳賴不僅僅是紫霞觀的弟子,還有龍組糾風堂堂主的身份,自己幽泉門是萬萬不能同時招惹兩大勢力的,自己只好退一步了,不過他不認為吳賴的實力有多高,只要自己的門下參賽者在場上廢了那這個混賬小子,也算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惡氣了!

「慕容家主呢?你還有什麼異議?本組長可是聽說了,你那孫兒也實在是不像話,屢次招惹吳賴不說,還做下不少天怨人怒的事情,不要說吳賴殺了他,若是吳賴沒有殺他,本組長也定然不會饒他!」龍嘯天轉首看著慕容長風,冷冷地出言問道。

「唉!罷了,罷了,我慕容家族也認了!」慕容長風一聲長嘆,一臉黯然地說道,龍嘯天這樣問自己,那就是一定要為吳賴撐腰了,自己雖然滿腹的不服氣,可是又怎麼能斗得過龐大的龍組,只能是認栽了!

深仇妾 「哈哈,如此甚好,大家都是修道真之人,不宜一見面就打打殺殺,這樣實在是不好,好了,我們就不要站在外面說話了,大家一起進入大殿吧,我們海外三座仙山為大伙兒準備了酒菜,我們大家今天不醉不歸!」金島主見事情基本已經得到控制了,頓時出言打圓場道。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在三位島主的帶領下,大家一起步入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中,吳賴也跟著紫霞觀眾人魚貫而入,一進入大殿之中,卻頓時是大吃了一驚,很明顯,這座大殿已經遠遠地超出了他的想象!

吳賴也不是沒有見過雄偉的大殿,最起碼在京華市的時候,也見識過京華市那些古老的宮殿,可是那些宮殿和眼前的大殿比起來,則是連渣也不如了,眼前這大殿實在是太尼瑪的大了,在外面根本不會想到,進來之後大殿會如此的廣闊,這還算是大殿嗎?這簡直就是另一片廣闊的天地啊!

吳賴左右張望,根本就發現不了大殿的邊際在哪裡,抬頭看也不知道這大殿到底有多高,腳底下雲霧瀰漫,卻是也看不清地板的顏色質地,至於那些桌子椅子之類的,卻是都懸空而立,漂浮在半空之中,桌子上面已經擺滿了各種珍饈佳肴,散發著誘人的香氣,每張桌子之前都站立著一位端著托盤的童子和一位手執酒壺的少女,笑吟吟地望著大家!

吳賴放眼望去,粗略估計了一下,這酒桌差不多有數百張,但是位置卻又有不同,在大殿的正中央,最高的則是一張大圓桌,圓桌周圍只擺著二十來把椅子,很明顯,應該是地位最高的一眾人在上面吃飯,而在大圓桌的周圍,稍微低一點的地方,則是呈圓形,擺著十來張酒桌,估計應該是地位稍微次一些的人物的酒桌,至於再往外面,則是又低了一級,其餘的酒桌便就周圍輻射擺開!

很快,便有海外三仙島的弟子過來導引眾人入座,三位島主、以及七大門派的掌門,還有龍組長以及幾位看上去功力不凡的老者都坐了上去,紫霞觀的兩位元嬰期長老也坐了上去,二十多個人倒也坐得滿滿當當!

至於第二層的桌子,則是坐著其餘門派的掌門,以及一些散修高手,施卜清、慕容長風等人也就坐在這裡,來參加仙道會的門派大大小小也有一百多家,倒也將第二層坐得滿滿當當,本來按照吳賴的紫霞觀參賽弟子的身份,應該是在第三層的桌子就坐,可是由於吳賴作為龍組糾風堂堂主的身份,這可不啻於一般小門派門主的地位,所以吳賴也被安排到了第二層酒桌上的行列!至於其他門派的參賽者和帶來的一眾門下弟子,則是齊齊在第三層的桌子上! 那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冰藍色長城!

冰霜長城,希望長城計劃最重要的一環!

就在這時,正對大廳屏幕一暗,大廳中的燈光一一亮起。

坐在最前方的正是甲納爾特城中駐守的半神。

「好了…你們剛才看到的就是大陸最北邊,極北冰原的情況。」一個羅格不認識的半神開口道。

「這是冰霜長城。」說著,後方的虛擬屏幕又亮起,出現之前那個巨大的冰霜長城的景象。

「希望長城計劃,是我們抵禦屍鬼之災重要的一環,冰霜長城將是我們抵禦屍鬼的第一道防線,也代表著屍鬼戰爭全面拉開。」

「冰霜長城…由百數半神巫師聯合製造,全長一萬兩千三百公里,最高處城高六十四米,平均城高五十米,可以說是現在北界大陸堪比聯盟駐地的巨大工程。因為我也有參與制造,所以由我來四號駐地徵召守城軍…」

「按照每三十公里一個守城點,每二百公里一個守城區,整個長城一共有四百一十個守城點,六十個守城區,每個守城點至少要一個二階巫師鎮守,守城巫師還要精通鍊金術,在長城煉金陣出現問題時能及時發現,修復或者上報守城區的三階巫師。」

「四號駐地要負責其中六十五個守城點,九個守城區。」

「守城區必須要有三階巫師坐鎮,這個可以後面再議,我們今天的目標確定守城點的人選。」

「先說關於守城點的兵力配置,每一個守城點會配備十萬一階戰鬥煉金傀儡,一萬二階戰鬥傀儡,三個三階戰鬥傀儡,一萬特殊傀儡,每個守城者平時能動用十分之一額度的兵力,三階傀儡能動用一具,再多的就需要向守城區的三階巫師申請了。」

「除此之外…生活上的資源齊全,最多能夠提供三百人使用,各種煉金資源優先供應守城點的巫師。長城上也有魔網覆蓋,並且那邊南界的超凡知識已經上傳上去,閱覽許可權與我們的魔網知識庫通用…..」

「這道防線,是我們與屍鬼的戰爭中重中之重的一道防線,它不只是一道戰爭防線,它是關乎著我們與屍鬼作戰的士氣!而在座的每位二階巫師,你們在整個巫師群體中都是精英,守城點,我希望你們每人都能擔任一個…如果你有能說服我的理由…你就可以例外。」

半神巫師說了一系列守城者的優待,最後又說道:

「…有誰有例外嗎…」

下方一片安靜。

「好,那麼,在座的所有二階巫師,你們每人就默認擔任一個守城點的守護者,剩餘的還不夠的名額,我們再從整個城市的巫師中徵召。」

…..

此刻,羅格的面色並不太好,他沒想到這個守護者的挑選居然是強制的。

因為他二階就成了巫師議會的議員,所以更多的權利就要承受更大的責任嗎?

強制性的…現在這件事基本已成定局…而能說服半神巫師的理由,羅格還真想不到。

嗯…羅格只能從正面來思考這個守護者的好處。

冰霜長城位於最前線,危險很大,但也是最能讓人快速成長的機會。

魔網覆蓋,並且連南界的知識庫也有,這能讓羅格更全面的擴充自己的知識儲備。而且他還能及時把握屍鬼之災最前線的局勢,每個守城點能容納三百人,也能夠用來訓練裝甲戰士,有守城點配備的煉金傀儡,他完全能把危險控制到一定範圍內。

想通之後,羅格的心情也順暢許多了。

……

那天會議結束的第三天,羅格將駐地中的一切安排好,就直接趕往荒野遺迹中的那個基地中。

在遺迹中還有兩樣羅格最看中的東西,龍骨和那具泰坦族的屍體,還有,那個三階鋼鐵魔像的傀儡之心也要帶走,要不然基地要是被人發現了,很可能會出事。

龍骨能夠加速噬骨的進化,這點已經驗證過了,而且龍骨和那個遺迹所在固化結界有著某種特殊的聯繫,它蘊含的秘密,那種純化羅格精神力的能力….這些神秘,是羅格一直沒有吞噬龍骨的根本原因。

他想要完全解析出龍骨中所蘊含的秘密,將好處最大化,而不只是將龍骨作為一團升級的能量給吃了。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現在羅格馬上就要趕往冰霜長城了,自保之力自然是能多一點多一點。

所以,羅格決定乘著臨行前的最後時間,將龍骨吞噬了,實力能增加多少是多少。

進入遺迹之後,羅格直接阿耐格在外面守著,並且把正在培養倀鬼的月影也召喚出來了,然後羅格將噬骨放出,把手放在龍骨上,一陣『咔咔』的聲音傳來,噬骨已經開始吞食龍骨。

源源不斷的特殊能量反饋到羅格身體中,不斷的強化著他的身體,羅格現在的體質已經達到一階巔峰,他希望龍骨能幫助他達到二階。

…..

到現在為止,度過『新生』的倀鬼已經超過五十個,倀鬼總數超過三百,大部分是製造裝甲的過程中新增的。

羅格在製造裝甲戰士的過程中,適配失敗的,身體癱瘓但不會死亡的那些,羅格也會毫不猶豫的結束他們的痛苦,至於直接死亡的,那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積累下來,倀鬼的數量已經超過三百,但這還是不是羅格控制倀鬼的極限,極限在哪裡,他也不知道,或許要等哪天他殺人不會新增倀鬼了,他就知道,那就是極限了。

不過倀鬼雖多,但倀鬼的質量卻不高…精神力達到一階的只有四個,其中一個是一階巔峰的威爾,然後二階的就只有月影,其餘的都只是一階以下的倀鬼。

如今,月影正在編織虛擬夢境,把度過新生的倀鬼,有學習力的倀鬼直接投入到深層次的夢境中,讓他們學習到一定程度在出來。

這樣羅格得到就直接是一個成熟的倀鬼。

這也是羅格目前關於倀鬼的最重要的一個計劃之一,由月影負責。

月影編織的虛擬夢境是以羅格的所掌握的知識為基礎的,所以理論上那些倀鬼能學會所有羅格已經掌握的知識。

當然,因為每隻倀鬼天賦的原因,不可能真正做到全部掌握,而且如果精神力不夠,很多超凡知識他們學了也沒用。

…. 大家紛紛坐定之後,都自矜身份,並沒有直接動筷子,吳賴這張桌子上加上自己一共是十人,除了自己之外,其餘九名吳賴都不認識,不過看樣子都年紀不小了,而且看著吳賴也都是笑眯眯的,神色十分的和善,很明顯對吳賴很是有好感,這讓吳賴也暗暗地鬆了一口氣,要是好施卜清、慕容長風等人坐在一起的話,只怕這飯也吃不好!

「叮!」一聲清脆的磬聲響起,場內眾人紛紛停止了議論,安靜了下來,吳賴估計了一下,在場只怕有兩三千人之多,自己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修者,尤其是這裡面最低層次的大概也是先天期圓滿境了,就和那些站在桌子給人們斟酒的童子少女們一般的修為,結丹期修者是比比皆是,第一桌上更是有著十來個元嬰期的修者,這估計是華夏修道界中最為強盛的力量了吧!

金島主見眾人都安靜下來,便緩緩地站起身來,朝著四周拱了拱手,然後微笑著說道:「各位道友,現在參加本次仙道會的門派已然是悉數來到,本島主忝為地主,首先對各位道友能夠千里迢迢來到我東海參加仙道會表示熱烈的歡迎和誠摯的感謝!」

下面眾人聞言,頓時都是拍起掌來,這可都是修道者啊,拍掌的力度遠勝普通人,幾千個修道者同時拍掌,頓時宛若九天上滾滾的響雷,震耳欲聾,吳賴一邊拍著手,一邊卻是暗自鬱悶:「咳咳,這金島主不是世外高人嗎?怎麼講話和世俗上的一些領導一副腔調啊?莫不成這海外仙山的修者也在與時俱進不成?」

掌聲連綿不絕地想著,直到金島主抬起雙手,輕輕按下,掌聲才漸漸地停歇下來!

「好,謝謝各位道友的掌聲,看到我華夏修者濟濟一堂,本島主甚是欣慰,我華夏修道界千萬年來,薪火相傳,連綿不絕,實在是我華夏修道界之幸事!」金島主說到這裡,語氣轉為沉重,「只可惜,近千年以來,不少門派法訣流失,地球上更是靈氣漸漸稀薄,各門派,包括七大門派竟然無一人成功飛升,就連當年號稱修道第一人的崑崙修者一元子,也於四十年前渡劫失敗身隕,這卻又不能不說是我輩的悲哀啊!」

金島主說到這裡,聲音低沉,搖頭嘆息不已,座上眾人聞言,也都是紛紛唏噓不已,吳賴不知道這個一元子是何許人也,倒是身旁的一名老者嘆息著說道:「唉,昆崙山的一元子可謂是近千年以來的修道奇才,修鍊速度無人能及,二十歲就跨入結丹期,四十歲成功晉陞元嬰期,並且勇奪當年的修道會冠軍,百歲便已開始渡劫,只可惜,天劫之下,身死道消,百年苦練化為灰灰,實在是可嘆可惜啊!」

吳賴聞言,卻是不由暗暗盤算道:「這個一元子修鍊是不算慢,可是比起我來,似乎有些遜色了,本人現在還沒有二十歲呢,就已經是結丹期了,而且還是結丹期圓滿境,離那元嬰期也只差臨門一腳了,如此說來,本人豈不是奇才中的奇才了?」

吳賴這邊得意洋洋地想著,第一桌上金島主則是接著講話:「好在近百年來,華夏人口劇增,這樣也使得我等門派的弟子大為增多,少年俊彥層出不窮,這一次的仙道會上,想必他們會大放異彩,成為我們華夏修道界的中堅,明天傍晚月亮升起之時,便是仙道會開始之時,在這裡,本島主再啰嗦幾句,跟大家講講這仙道會的一些規矩,畢竟參賽弟子們都是第一次來到仙道會上,有些事情還是提前說清楚的好,以免傷了和氣!」

金島主說到這裡頓了一下,大家自然是紛紛點頭,雖然有不少人看著那飯桌上的酒菜暗暗吞咽口水,但是也只能強撐著忍受,這麼多同道面前,可不能失了體面!

金島主見大家都是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心中也是暗暗得意,接著說道:「第一,仙道會的宗旨是為了獎掖後進,所以凡是參加仙道會的參賽弟子,年齡不得超過五十歲,這個大家也不要心存僥倖,在每一位參賽弟子進入賽場的時候,會有我海外仙山的高手測驗骨齡,一旦發現超出五十歲的修者進場參賽,立即取消參賽資格,並且逐出仙山!」

「第二,仙道會上,比賽的是綜合實力,所以大家可以運用一切手段獲勝,而且法寶無眼,難免會造成傷亡,所以一切參賽弟子上台前都要簽訂生死狀,上的台上,便不論生死,希望參賽弟子一定要慎重!」

金島主說到這裡,吳賴心中一動,轉頭望去,卻見隔著三張桌子,施卜清正惡狠狠地盯著自己,還抬起手做了一個割脖子的動作,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在參賽台上讓門下傑出弟子收拾吳賴!

吳賴看得暗暗好笑,心中卻是也拿定了主意,既然這個幽泉門的門主如此痛恨自己,那索性就恨到底吧,自己若是在參賽過程中真的遇到幽泉門弟子的話,就直接幹掉吧,反正是自己的敵人,殺一個總是少一個啊!

金島主則是繼續說道:「第三,本次仙道會為了鼓舞眾位弟子,冠軍的獎勵將會進一步提升,正好近日內蓬萊仙境將會再次出現,冠軍弟子會獎勵其在蓬萊仙境中精修一個月,並且可以到我海外仙山藏寶閣自行取法寶一件!」

眾人聞言,頓時一片嘩然,紛紛地議論起來,吳賴不知道這蓬萊仙境是什麼玩意兒,只得側身問身旁的那名老者,口中說道:「咳咳,敢問這位前輩,這個蓬萊仙境是怎麼回事啊?」

那老者連聲謙遜道:「吳堂主,這前輩二字可是不敢當,不敢當啊,這蓬萊仙境嘛!」老者說到這裡,不由有些發愣,驚詫地問道:「呃?吳堂主,你竟然沒有聽說過蓬萊仙境?」

「咳咳,這個……我修道的歲月尚短,很多事情並不知曉,還請前輩賜教!」吳賴臉色微微一紅,很有禮貌的問道,自己成為修者沒有幾年的工夫,論見識自然不及那些已然活了數百年上千年的老怪物!

這老者是一個小門派的掌門,知道吳賴是龍組糾風堂的堂主,正想著怎麼巴結呢,如今吳賴態度和藹地發問,儘管是一個感覺智商很低的問題,這老者還是一臉和氣地回答道:「哦,吳堂主一心修鍊,倒是不為這些外物所羈絆,果然是青年俊彥、人中龍鳳啊,難怪年紀輕輕就能身居高位,老朽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啊,若是老朽門下弟子能有吳堂主的一半,老朽就……」

「咳咳!」吳賴見這老者說了半天也沒觸及到自己的問題的答案,不由地重重地咳了兩聲,以示提醒。

那老者終究是修鍊了不少歲月的人精了,見吳賴臉色微微有些不耐,自然不敢再接著拍馬屁,而是直截了當地回答道:「吳堂主有所不知,這蓬萊仙境乃是海外仙山的一大奇景,不過每一百二十年才出現一次,每一次出現也不過月余,仙境中只能有一人進入,據說裡面都是從天界傳下來的仙氣,比咱們外面的靈氣精純多了,在裡面修行一個月,幾乎相當於外面的百年苦修,端得是奇妙無比,這也是為什麼海外三仙山高手輩出的原因,只是不知為何,此番海外仙山竟然捨得將蓬萊仙境讓出來,實在是令人費解啊!至於海外仙山的藏寶閣,裡面珍藏著無數的珍貴法寶,就連七大門派之首的昆崙山,只怕藏寶也難以相比,這一次冠軍的獎勵還真是豐富啊,只可惜老夫那個不成器的弟子,如今才不過是先天期圓滿境,估計是沒有指望了啊!」

老者說到最後,有些惋惜地搖了搖頭,吳賴聽得一陣無語,泥煤,先天圓滿境你來湊什麼熱鬧啊,不過也是,這位老者自己也不過是結丹期初境,自然教不出多麼高明的弟子來!

「呃?仙氣,小子,這次你有福了,不管如何,你可一定要成為冠軍啊,你若是成為冠軍的話,不僅僅是你小子能夠修為大進,就連老夫也能藉機恢復不少,甚至你的那些紅顏知己都能跟著沾光,你可要抓住機會啊!」吳賴的心中突然響起了老綠的聲音,語氣很是急迫!

吳賴微微一愣,繼而在心底問道:「老綠,你話說清楚?你我進了蓬萊仙境之後,那仙氣肯定是對你我有好處,但是跟雅嵐她們有什麼關係呢,她們可是還遠在京華市啊!」

「這個嘛,現在跟你說也沒用,你就一心一意地拿冠軍就是了,到時候老夫會和你說的!」老綠賣關子道。

可是任憑吳賴接下來如何在心底吶喊,那老綠就是不出聲,吳賴無奈,只好搖了搖頭,不再多言!

而此時正好金島主的講話已經到了尾聲:「好了,本島主的話就講到了這裡,大家盡情地吃,盡情的喝,招待不周之處,還請各位道友見諒!」

金島主的講話一結束,伴隨著如雷一般的掌聲,早已經按捺不住的大伙兒自然都拿起了筷子開動了! 「咔咔咔….」戰場遺迹中,一個蒼白色扭曲的『怪物』靜靜的站在一具殘缺的骸骨邊上。

勉強能從那蒼白的怪物身上看出人形的輪廓,那怪物身上不斷流出蒼白色的白色流體,就像燃燒的蠟燭流下的蠟油一樣。

周圍傳來『咔咔咔』的咀嚼聲,是的,這正是在吞噬龍骨的羅格,不過似乎吞噬的過程出了點問題,本該在遺迹守著羅格的月影也不見蹤跡。

羅格本以為龍骨蘊含的能量只是讓噬骨進化,再進一步讓他的體魄突破二階,但他沒想到,龍骨中居然還蘊含著一股特殊的精神力量,他顯然低估了『巨龍』這種站在超凡種族頂端的生物。

此時的羅格已經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噬骨本能的吞噬者對它有好處的龍骨,但沒有羅格的控制,那些多餘的骨質體,就只能像蠟油一樣從他身體中排出來。

羅格的精神被龍骨中蘊含的那股精神力量拉到了更深層的精神界中。

羅格感覺自己不對勁,羅格低頭一看,他居然看到了兩隻包裹著白色毛髮的獸腿,兩隻長著肉墊的爪子。

倀虎——羅格很快就意識到,自己變成了倀虎,回頭看看自己的身體,果然是一隻巨大的老虎的身體….如果有個鏡子他就能看得更清楚了。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念頭剛一升起,羅格才注意到在他身前的那個龐然大物。一條鱗片深紅如血、爆裂如火的巨龍,它那如血又如火的鱗片讓人心悸。

羅格不知道那條巨龍有多大,因為周圍沒有其他的參照物,他只知道,這巨龍,比他現在的身體大了十多倍。

在巨龍面前,他就是一隻小貓咪。

羅格猜,這應該就是它吞噬的那個龍骨,生前的模樣,他沒想到,這巨龍死了數千年了,居然還有殘魂存在。

那它現在,是想奪舍他,還是想殺死他….羅格心裡猜測著最壞的情況。

好一會兒他才注意到,巨龍,為什麼一直沒有動靜。

羅格再打量眼前的巨龍,才發現它確實是一動不動。

他從海里來 羅格看著巨龍那黃金般的豎瞳,確定豎瞳中確實沒有神采存在。

永不打烊的青春 「只是一具空殼嗎?」羅格心裡想到。

「一具空殼把我的精神拉到這個地方?」這樣的話,這龍族也太強了吧?

「那麼,這具空殼又代表著什麼呢?我要如何才能回去?」羅格思考著。

「空殼?靈魂為什麼會有空殼呢?如果意識毀滅的話,靈魂就應該直接消亡吧?」羅格想著。

「那這東西….」

「嗯?…難道…」羅格心裡湧現出另一種想法。

難道這就是靈魂進化的方向?就算是意識毀滅,靈魂也會像肉體一樣保存下來….對於意識而言,靈魂也是一個可以脫去的軀殼?那這樣進化的意義又何在呢?

羅格望著眼前的巨龍軀殼?不由的愣愣發獃。

他好像發現了一個大秘密,但這個秘密他卻理解不了,層次太低,放在他面前他也看不懂。

對於羅格來說,這種感覺難受極了。

軀體是殼,靈魂也是殼,那我們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影帝大明星 羅格看著眼前的巨龍,眼中是一種特殊的神色。

本能的,羅格再次伸出爪子摸向巨龍的身體——剛才他也摸過巨龍的身體了,並沒有發生什麼。

但這次….在羅格摸到巨龍的一瞬間,他的意識瞬間一暗。

巨龍和白色倀虎一起消失這個精神世界。

遺迹中,羅格的眼睛猛地睜開,一道金色的光華透過骨質物的縫隙滲出來。

金光在下一瞬間就消失了,讓人不由感覺可能是幻覺,但羅格卻真真切切的感覺到,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