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元始天尊宮之下。

許辰的兩個化身,加上三足金烏等六大准聖,一共八位準聖的大戰還在持續。

不同的是之前彷彿無敵的許辰,在三足金烏的強勢插手下,此刻陷入了絕對的下風,處處退避,傷勢增加,彷彿隨時有可能被滅殺。

對此,諸多准聖大為興奮。

尤其是銀翅准聖,他本來憂患不已,但此刻卻是無比振奮招招致命的襲擊許辰,一雙眼睛綻放精光和殺機。

「小子,這就是你太狂妄的後果!」

他利劍劈斬,在許辰身上增添了一道傷口后變得更加興奮:「你三番五次與我作對,現在是否已經後悔!」

許辰第一化身被三大准聖糾纏無法插手過來。

第二化身又著重對付三足金烏,此時回頭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銀翅准聖:「跳樑小丑,我並不後悔,不過我清楚馬上後悔的人是你。」

「開玩笑!」

銀翅准聖冷漠大笑:「還在嘴硬,今天此等局境,即便你逆了天也難逃一死!雖然你只是兩個化身,但你這三件先天至寶卻註定要留在這裡!還有你得罪了我們六人,哪怕你的本尊未來也不會好過!」

「是嗎。」

許辰冷冷看他,按捺殺機。

「他說的不錯,你今天太過火了。」

三足金烏此刻在天上冷冷開口,一雙金色的瞳孔盯著許辰,如同兩輪太陽一般閃爍無窮威嚴:「不管你是誰,你敢在我元始宮如此鬧事,大掃我元始宮的威嚴,此事都必須有一個交代,滅了你的化身之後,我會前往女媧宮找你本尊!」

「很好。」

許辰冷笑:「你去了之後我正好嘗嘗金烏肉是什麼滋味,不過可惜的是你怕是沒有去女媧宮的機會了!」

「口出狂言!」

三足金烏冷喝:「現在我就讓你死!」

「殺!」

一個準聖附和出手。

「好!殺了他!」

銀翅准聖興奮至極,共同參戰,釋放殺招。

「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

許辰第二化身漠然冷笑后右手在虛空一劃,青蓮空間打開,一片金光立刻在天地間閃耀!

這是可與太陽比肩的光輝,熾熱程度比三足金烏都要強悍。

「什麼東西?」

眾人心驚,而三足金烏則是驟然變色,感覺到一股無比熟悉的氣息。

下一刻。

嗡!

天地色變。

一口遮天蔽日的金鐘,出現在天地之間,這金鐘龐大浩瀚,彷彿可以把天地都裝進去。

「當!」

一聲鐘鳴響徹寰宇,蕩滌天地之間。

「東皇鍾!鴻蒙靈寶!」 八方眾人駭然變色。

所有的准聖皆是瞪眼,露出恐懼之色。

鴻蒙靈寶,這是聖人級的法寶,每一件都有逆天威能,一旦施展便是毀天滅地……

「怎麼可能!」

連三足金烏都是驚悚變色:「鴻蒙靈寶難得也就罷了,想要煉化少也三千年!這件東皇鍾之前還是無主狀態,現在怎麼認你為主了!」

東皇鍾在女媧宮的消息世人皆知,之前一直沒有主人,現在許辰卻突然煉化了東皇鍾……

「與其關心我如何讓東皇鍾認主,不如關心一下你們現在的性命!」

許辰冷笑,掌控東皇鍾目光看向四周圍攻向他的眾人:「泯滅!」

「咚!」

鐘聲再次響徹天穹,這一次不只是鐘聲,更有東皇鍾內的神威乍現。

天空轟隆一聲塌陷。

一圈金色波紋橫掃八方,波紋所過,天地破碎,山河泯滅,乃至於銀翅准聖手中的先天至寶,通天聖火柱都咔嚓一聲全部龜裂,崩出裂縫!

「退,快躲開!」

銀翅准聖噴血,驚恐大叫,躲避波紋的席捲,這波紋連先天至寶都一碰就碎,那如果落在他們身上,結果可想而知!

鴻蒙靈寶之威,決不可碰觸,碰觸便死!

所有的准聖全部瘋了一樣躲避,逃離金色波紋的追殺。

許辰面色冷酷,目光盯住銀翅准聖,身形一動衝殺出去:「其他人尚有一線生機,你今天必死無疑!」

「什麼?!」

銀翅准聖回頭,瞬間瞪大眼睛,只見許辰的兩個化身,竟然一起朝他沖了過來,並且各自手持一柄先天至寶!

這一瞬間,銀翅准聖感覺到了絕望……

許辰一個化身都需要他們三個准聖來對付,現在許辰兩個化身一起來對付他一人,這讓他如何能承受得了!

「許辰你瘋了!」

銀翅准聖不要命的逃跑。

黑帝1001夜盛寵:鮮妻,有孕 許辰追擊不舍,留東皇鍾在後阻攔住了其他的所有準聖。

「我們……」

終於躲過東皇鍾波紋的四大准聖面面相覷,然後看向三足金烏。

三足金烏臉色難看的盯著許辰的背影,憤然揮袖:「若繼續追下去我有保命之法,但同樣奈何不了有東皇鍾護身的他,你們自己看吧。」

三足金烏帶著震怒轉身,他心中壓著怒火,這次出面本要鎮壓許辰,現在卻被迫返回,甚至連追擊許辰都放棄了,這讓他大感丟失顏面,但偏偏無可奈何。

「告訴他,依仗鴻蒙靈寶之威算不得什麼本事,且讓他等著,鴻蒙靈寶,不只是他一個人擁有!」

嗖!

三足金烏瞬間消失原地。

剩下的四大准聖再次對視一眼后,頹然嘆息,認清了現實。

連三足金烏都離去了,他們再追下去,豈不是就是找死了?或者準確說,他們該考慮的不是追殺,而是接下來該如何面對許辰,倘若許辰找上門……

想到這裡四個准聖心裡一顫。

「我們怎麼辦?」

四人心生惶恐,其中一人道:「不如,不如我們賠上重禮,再請人出面調解一下?」

「我們四人和許辰其實也沒有過不去的仇恨,如此應該可行。最多損失一些顏面和身外之物。」

「那銀翅准聖怎麼辦?」

「……」

「銀翅一族怕是……」

「唉。」

……

另一邊。

許辰兩大化身追擊銀翅准聖,兩人都是振翅九萬里,瞬間就遠離了天梯之處,到了極遠的地方。

其他人他可以先放棄,但今天這個銀翅准聖必須滅殺,不僅因為之前的過節,也因為銀翅一族擁有的五百天道碎片,他需要拿到手。

「番天印!」

追殺途中,許辰楊手打出番天印,大印鎮壓天地,轟隆一聲攔下了銀翅准聖的退路。

「嗡!」

銀翅准聖堪堪停下腳步躲避開番天印的鎮壓,然後驚恐轉身看向許辰:「你,你非要趕盡殺絕不成?」

「說什麼廢話。」

許辰冷冷呵斥,長劍出鞘道:「之前你對我的殺機也很赤裸裸啊。」

嗖!

劍光瞬間破空斬下。

「嗤啦!」

銀翅准聖被攔腰斬斷,發出驚天慘叫:「你不得好死!」

他絕望至極,在墜落中,上半身卻依舊逃離,繞過番天印,掙扎向前。

「給你一個痛快。」

許辰劍光再次破空,無法形容的快速,瞬間洞穿了銀翅准聖的心臟,帶著極速沖向前方。

「啊!」

銀翅准聖慘叫墜落到了地上,砸的地面一陣搖晃。

「還有生機。」

許辰冷笑,滅世雷劍飛天,轟隆一聲,化成一道粗壯的滅世黑雷帶著恐怖神威衝擊在了銀翅准聖身上。

「不!我不甘心!」

銀翅准聖的慘叫聲響徹四面八方,引得後方無數人心驚膽顫。

「瞑目吧,你是我殺死的第一個準聖。」

許辰冷笑,再補一劍,唰,銀翅准聖腦袋飛起,終於死絕,一雙眼睛卻死死瞪大,死不瞑目。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許辰冷哼一聲,提劍而去,殺向銀翅一族。

天梯之下。

原地停留的四大准聖全身發寒。

下面無數的武者則是瑟瑟發抖驚恐不安,他們沒看到許辰如何出手,但看到了天際有劍光和恐怖的雷光閃現,也聽到了銀翅准聖的慘叫,當一切異象消失后,他們知道,銀翅准聖已經死了……

一位準聖強者,就這樣被人兇殘擊殺,許辰太強了,在許辰面前,生命也顯得太過脆弱了。

四大准聖更是如此。

銀翅的死讓他們生出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他們和銀翅的實力相差不多,許辰能如此輕易的殺死銀翅,那也能這般輕易的殺死他們,而得罪了許辰的他們……身心不安。

在看看停留漂浮在原地的東皇鍾,他們一陣口乾舌燥,許辰本身實力已經那麼強了,現在還有鴻蒙靈寶伴身,試問天地間除了聖人之外,還有誰能和許辰抗衡?

「今天過後,許辰這個名字,必將響徹洪荒大地……」

他們不得不承認這一個事實,內心湧出無盡懊悔,怎麼就不長眼的得罪了許辰,這是多愚蠢的一個決定。

一天後。

銀翅一族滅亡。

許辰回歸天梯之上收起東皇鍾,在他前面四大准聖皆惶恐不安的等著,未敢逃離。 「你們留在這是還想和我一戰?」

許辰收起東皇鍾看向四大准聖,神色平靜中有一絲淡漠。

修為突破,鴻蒙靈寶在手,他實力驟然飆升到了一個極致誇張的地步,不需要本尊過來只憑兩個化身他就能把這裡所有的准聖全都抹殺,如果本尊過來再施展一氣化三清的第二重三清合一,實力暴漲之後又會有怎樣的神威?

如此多的手段和實力讓許辰底氣變得雄渾,普通准聖在他眼中已經變得微不足道。

重生之藥醫 「聖子誤會了。」

四大准聖皆是緊張開口。

「我們還沒走是想等著給您賠罪。」一人開口,目光和其他人對視。

「對!」

四人齊齊醒悟,皆是上前一步連忙點頭道:「聖子神威驚天,我等,我等之前所作所為實在有眼無珠!」

「還望聖子能原諒我等的過錯!」

四人目光頗為緊張的看著許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