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僕二人一問一答,不多時便出現在一家簡陋的驛站門口。

驛站老闆是個滿臉銅臭味的中年漢子,見他們穿著裝束不差又深夜造訪,故意抬高價格:「五百兩一間房!」

蒼鷹一掌拍在櫃檯上,呵斥道:「就這破地方也要五百兩?」

「誰說我這裡破了?方圓百里之內,就我一家驛站,再破你也要住得起!」老闆怒瞪著銅錢眼緊盯著蒼鷹道。

「你!」蒼鷹生氣地正欲動手,便被宮清影一把按住手臂。

她將一錠黃金拍在桌案上:「來兩間上房!」

「還是公子比較爽快!」老闆諂媚地拿起黃金掂量了幾下。

他不悅地瞥了一眼蒼鷹:「不過這裡只有一間房,只能委屈這位公子住柴房了!」

「嗯!」宮清影冷哼,顧不得蒼鷹怒火熊熊,轉身便要走。

老闆立刻做出請的姿勢:「公子,請跟我來!」

宮清影微微點頭跟隨老闆離開,蒼鷹氣沖沖地走在他們身後。

他才不會傻到去住柴房,他要時刻保護主人!

老闆邊走邊大聲地吆喝著小二,趕緊準備好熱水和餐點。

經過一番折騰。

宮清影終於在蒼鷹的守護下躺在硬邦邦的木床上,她身心疲憊,很想躺在床上什麼也不想。

腦海里卻不斷浮現,羽驚空怒殺她的殘忍畫面,和他們曾經如膠似漆的美好回憶,苦樂交織,揮之不去。

宮清影輾轉難眠,最終坐起身聽著窗外傳來的風雨聲。

蒼鷹見狀,吹了吹火摺子,點亮所有蠟燭,屋子亮如白晝。

他緩緩走到她身邊,輕聲道:「主人,宮晞有要事稟報!」

「嗯!」宮清影點了點頭,宮晞從蒼鷹的丹田處飄了出來。

她看著宮清影的模樣欲言又止,宮清影皺眉示意她趕緊說。

「姐姐,宮熏死了!」宮晞話鋒微頓,她忌諱地斜睨了一眼蒼鷹,故意壓低聲音道:「而且是死在齊王的床上!」 宮熏之死令宮清影頗感意外,更讓她想不通的是:「她怎麼會死在齊王的床上?」

「屬下也不知道!」宮晞搖了搖頭,仔細講述事情經過:「昨晚妖魔大肆侵略護國寺,齊王殿下不知所蹤,皇上龍顏大怒!」

「最初大家都以為只是妖魔作祟,誰知竟有一批神秘的黑衣人趁機刺殺皇上,玄普大師被迫放出護國寺的十八羅漢,在眾高僧的奮力抵抗下,逼退了黑衣人,並將所有妖魔封印在後山玄湖中!」

「後來事情平息,皇上派御林軍清理現場,御林軍在齊王的床上發現了縱.欲過度,氣絕身亡的宮熏!」

「皇上大發雷霆,皇后更是悲憤交加,當場暈厥過去!皇上立刻派人找來太子,命其嚴查此案,務必要捉拿齊王歸案!」

宮清影覺得此事非常蹊蹺,她還記得昨晚齊王有事帶人離開,而宮熏則是去後山斷崖和黑衣男子偷晴。

當時因為羽驚空蠢蠢欲動的緣故,她沒有看清黑衣人真面目,但她可以肯定那個人絕不是齊王!

宮清影見宮晞話未說完,鼓勵道:「繼續說!」

宮晞點頭繼續道:「可是,太子剛接手案件沒多久,齊王便回去了,他知道宮熏的事情后大呼冤枉,並告訴皇上昨晚他收到南海守軍信使密函,說有大量刺客進入鴻城意圖不明,他是為了去見信使才導致護駕不利!」

「皇上聽後半信半疑,要求守軍信使前來作證!然而,昨晚齊王根本就沒有見到信使,加上仁夢姑姑和青嵐姑姑一口咬定,是他的親信將宮熏秘密帶走。」

「齊王自知遭人嫁禍,百口莫辯,便被皇上打入天牢聽后發落,而仁夢姑姑和青嵐姑姑也因為瀆職,被皇上一併打入天牢!」

宮熏一口氣說完,緊張地看著宮清影道:「姐姐,仁夢姑姑和青嵐姑姑在御醫司時,對我們都很好,我們是否要幫她們一把?」

宮清影聽完來龍去脈,頓時明白宮熏的真正死因。

為了證實心中想法,她利用影凝術從蒼鷹體內召喚那兩隻監視宮熏和齊王的影靈子。

先是監視宮熏的影靈子,宮熏與黑衣人偷晴完畢,便原路返回女子廂房的方向。

然在回途過程中,玄湖出現異常。

玄普大師布下結界,使得影靈子和宮熏被隔開,以至於影靈子沒有追蹤到殺死宮熏的真正兇手。

而齊王則是匆匆離去,在護國寺山下的城隍廟等待守軍信使,等待許久也未見其人。

後來,護國寺出現御林軍的求救信號,齊王迅速返程卻被護國寺封山結界阻擋,錯過了救駕的最佳時間。

導致齊王遭人栽贓陷害卻百口莫辯,只能打落牙齒往肚裡吞。

而,宮熏之死……

宮清影敢斷定是皇后和宮仁夢聯手,想要將風頭正盛的齊王拉下台,以便讓遭曙皇禁足三月的太子恢復儲君之位。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

曙傲天為了得到皇位,不惜讓宮熏一屍兩命,至死還要留下與小叔通.奸的千古罵名! 看來宮熏能突破重圍偷晴於黑衣人,恐怕是曙傲天暗中安排,直到曙皇去護國寺祈福時,才故意將其嫁禍給齊王。

宮熏之死罪有應得,齊王之冤沉冤難雪!

而宮仁夢和青嵐既然推波助瀾嫁禍齊王,就不怕被皇上賜死,就算宮清影不出手,曙傲天也不會見死不救。

「不用了!」宮清影搖了搖頭,鳳眸里倏地閃過一絲精芒。

她看向蒼鷹道:「拿筆墨硯台來,我要寫信!」

「是,主人!」蒼鷹立刻拿出一個黑色乾坤袋,從裡面拿出筆墨硯台和宣紙放在桌上。

一切準備就緒,宮清影開始奮筆疾書。

因為今日倉皇而逃,宮清影忽略了很多事情。

除了宮玄紫和紫藤仙草需要保護外,還有聚英山上的宮家眾人,以及曙傲天的真正目的。

儘管她不想插手曙國皇室的宮廷內鬥,但她卻不想看著曙傲天那麼早稱帝為皇。

像他那種卑鄙無恥,心狠手辣之人,一旦成為曙國皇帝,曙國百姓豈不是活在水深火熱中?

曙皇被刺,守軍信使,宮熏之死,齊王沉冤……

事件重疊,令宮清影募地想到八個字:裡應外合,弒父篡位!

一次暗殺不成,會有無數暗殺接踵而至!

若是宮清影猜的沒錯,曙傲天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越王,他是曙皇被刺時唯一留在曙皇身邊的皇子。

曙皇對曙傲天的無能早已生出嫌隙,就算曙傲天不被禁足,也不會被重用!

宮清影連續寫了三封密函,蒼鷹立刻用牛皮紙信封包好。

寫完后,她在信封上寫上收信人,並遞給宮晞道:「這三封信務必親手交給執事長老,他看了信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是,姐姐,您多保重!」宮晞小心翼翼收起信件轉身離去。

見宮晞走至門邊,宮清影看著她的背影道:「如果那個人對你起疑,定要全身而退,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不測!」

「好!」宮晞黑眸里溢著感動的霧氣,伸手去拉大門的扶手。

自從成為影傀后,因為先前對宮清影的不敬,讓她深刻明白她只是一顆被人利用的棋子,不曾想宮清影還會關係她的死活。

……

宮晞走後不久,蒼鷹便收到三胖四瘦送來的影鴿密函。

他如數上報給主人,山鬼幫一切正常,新入幫眾全部隱藏於市,不讓衝天閣發現任何蹤跡。

宮蕾和宮仁義自打宮清影及笄禮離開鴻城后,便消失在影靈子的視線範圍,消失原因莫名其妙,三胖四瘦查無所獲。

好在九姨娘一直被影傀監視著,如今的九姨娘蜷縮在南嶽國東海附近的乞丐窟中,似乎在尋找什麼重要線索。

倘若不知道宮仁傅是東海丐幫的軍師,或許宮清影還以為九姨娘是因為山窮水盡,才淪為街頭乞丐。

如今看來,宮仁傅和九姨娘事先早有約定,若是宮家出事兩人就會在南嶽國的乞丐窟里匯合。

以此推斷,被宮仁傅帶走的宮家財寶,很快就會浮出水面!

而追蹤曙傲雪的影鴿也帶回來消息,說那隻火鳳凰叼著曙傲雪去了滄源帝都的縱橫家族。 事情就是那麼湊巧!

弋陽丹師被縱橫家族所抓,錦兒被縱橫棋陣所縛,偏偏與她有血海深仇的曙傲雪去縱橫家族養傷!

宮清影不知道前世跟縱橫家族有什麼恩怨,今生所有恩怨都湊到一塊兒去了!

不過也好,省得她到處跑來跑去。

等明日抓到那名黑衣棋少,將其變成影傀,她便可輕車熟路進入縱橫家族,屆時所有恩怨將會在此了結。

宮清影抬頭看向蒼鷹,發現他正深情地凝視著她,突然想起羽驚空曾提到過他那吃人般的眼神。

她直視過去,蒼鷹立刻避開眸光,轉移話題道:「主人,明日您要對付黑衣棋少,還是先休息會兒,養精蓄銳為好!」

蒼鷹說罷面紅耳赤,低垂著那雙黑濯石般的鷹眸,迅速轉身朝門口走去。

宮清影看著他匆匆離去的步伐,便明白羽驚空說他喜歡她的事情絕對是真實的。

影傀喜歡主人,她還是頭一次遇到!

宮清影抿著慘淡的笑容,這世上唯一不會背叛她的只有影傀,想要尋找不會背叛自己的人生伴侶,從影傀中挑選是最佳人選!

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就算她和羽驚空真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那麼她也不會再次輕易愛誰!

蒼鷹離去后,宮清影閑著無事,便進入白霧瀰漫隨身空間。

她已經許久沒有搭理空間,重新種植的超級聚影草長得枝繁葉茂,清澈見底的月牙潭一如既往,潭邊長出不少千奇百怪的靈草。

宮清影不禁好奇,月牙潭究竟從何而來?

莫非與原主的身份有關?

或是與前世的身份相關?

宮清影不得所知。

穿過伸手不見十指的白霧,她差點被腳下的東西絆倒,低頭一看竟是睡得口水直流的小白。

宮清影忍俊不禁,輕輕地邁步繞過它,走到書架邊,便看見兩把熟悉的長劍並排放著。

紫色的噬魂劍和黑色的地煞劍!

看見地煞劍,宮清影就會想起穿越那天和凌的九宮格,以及羽驚空怒殺她的畫面!

地煞劍是那麼的不吉祥!

不僅害死她,還害她的愛情死無葬身之地!

宮清影朝地煞劍伸出纖纖小手,在距離十寸的地方停留下來。

如果凌真的對她不懷好意,那麼在異能世界的時候,他完全可以趁她少不知事的時候殺了她。

他不但沒有殺她,還教她披靡天下的影魅訣和舉世無雙的醫毒之術,讓她在27世紀的異能世界成為影流之主,令人聞風喪膽。

直到他們在古墓里發現地煞劍,他對她的態度轉變180°。

不僅對她不問不顧,甚至一連失蹤很多天不回復。

後來,她拿著地煞劍開始做刺殺任務,因為地煞劍能夠免疫所有異能,而遭到世界聯盟的覬覦,導致那場悲慘的圍剿。

宮清影還記得凌出現在現場的最後畫面,他眼睜睜看她被殺得傷痕纍纍,不禁沒有出手相助,那絕情的薄唇竟露出滿意的笑容。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如此開心,如此諷刺!

當時,她以為他棄她不顧,現在仔細想來,他應該是在高興,等待那麼久,終於可以將她送回紫邏大陸了! 宮清影只能這麼想,才能將凌前世和今生的所作所為說得通!

他定是她前世的舊友,才會不顧一切跑到異能世界去找她,然後,用她前世的佩劍將她引回這片大陸。

宮清影想到此,便想到在魂夢山城看到的畫面。

既然念心魂是他前世的戀人,那麼他一定認識凌。

只要找到念心魂,就能找到凌!

到時候,一問便知道凌的真實身份!

宮清影收回手,從地煞劍旁的白色錦盒裡拿出一根藍色羽毛,那是從念心魂的坐騎冰兒身上扯下來的羽毛。

宮清影催動紫金靈力將其煉化成一縷藍色氣體,並從手心凝聚出另一個影靈讓其將藍色氣體吸入變化成黑色影鴿。

黑色影鴿穿過白霧朝隨身空間出口飄去。

宮清影轉身看向地煞劍,想到它是她和凌一起發現的,便倍感開心,伸手將其拿起,回到房間躺在木床上。

她懷抱地煞劍而眠,十指輕輕愛撫黑色劍鞘,希望能在夢裡見到許久未見的凌。

不曾想,夢裡卻是另一番景象。

宮清影彷彿又回到那片一望無垠的漫天花海中,她手持地煞劍一步一個腳印朝著花海深處走去。

與先前不一樣的是。

宮清影在花海深處看到一棵盛開著紫色紫藤花的紫藤樹,一根根長長的紫藤垂落在地上,層層疊疊,美不勝收。

紫藤樹十分粗壯,甚至比紫藤仙草還要粗壯十倍。

就在紫藤樹的中心樹杈上,還修建著一座紫色的宮殿。

宮清影好奇地沿著紫藤搭建的藤梯走去,只見紫色宮殿的門匾上,用濃濃的金粉龍飛鳳舞地寫著「紫藤宮」三個大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