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蘇歌剛從偏宅拿了一堆葯出來,突然撞上楚家來了客人。

雖然行色匆匆,但她還是勉強看清楚了來人的身份。

沈織月的父親,沈均豪。

他來做什麼?

她不過在原地頓了幾秒,沈均豪已經匆匆走進了主宅。

蘇歌猶豫了幾秒,還是往主宅去。

進門之後卻沒看到沈均豪。

蘇歌想了想,下意識往樓上看去。

楚亦寒今天沒去公司,一直在書房處理公事。

沈均豪,是來找他的?

眼軲轆轉了一圈,蘇歌抱著葯上樓,先將所有的葯扔到自己房間,然後才躡手躡腳的出門,往書房走去。

虧得凌風出差還沒回來,蘇歌朝幾個看著她的傭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整個人就貼在門上聽牆根。

「理事長,你一定要救救我沈家啊。」

伴隨著沈均豪的聲音,蘇歌聽到了「咚」的一聲,沈均豪大概是跪下了。

蘇歌有些不敢相信的睜大眼。

沈市長竟也有給人下跪的一天嗎?

「理事長,你要再不出手救我沈家,我沈家可就真的完了。你和織月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織月如今出了車禍昏迷不醒,不能沒有人照顧她啊,我知道織月那丫頭沒有那麼大的面子讓您幫我沈家度過危機,但只要理事長您能幫我沈家度過這次的危機,我沈家以後願為你做牛做馬報答您。」

蘇歌透過門縫,果真見沈市長跪在楚亦寒的書桌前。

身子垂得很低,倒確確實實是一副求人的姿態。

楚亦寒正在看文件,書房裡大概安靜了一會兒,楚亦寒唰唰在文件里簽了字,放下文件之後,這才冷冷的抬眸看向沈市長,「為什麼會來找我?」

沈市長似乎被他問得懵了一下,很快就慌亂的解釋,「因為……因為您和織月……」

「你不是也說,織月沒有那麼大的面子?」

楚亦寒完全面無表情。

沈市長再次懵了。

就連蘇歌也有些懵。

他怎麼沒想到呢。

沈均豪此番來求楚亦寒,斷然不止是因為楚亦寒和沈織月是青梅竹馬。

因為他自己也清楚,沈織月沒有那麼大面子。

那麼還因為什麼?

「不知道理事長您是否清楚,司法局之所以會調查我沈家,全是因為,您的夫人。」 肖管家掃視了聶甄等人好幾眼,然後才對聶甄他們慢慢說道:「你們是來報名參加聯盟的么?」

墨麒麟一抬眉毛,冷笑道:「呵呵,明知故問,我們不是來報名的,難不成是來吃飯的?」

肖管家見墨麒麟語氣那麼沖,好笑道:「你這壯漢那麼著急幹什麼?」

聶甄則朝著肖管家微笑道:「肖管家莫怪,我這兄弟就是脾氣暴躁,剛剛在門口與守衛產生了些嫌隙,現在氣還沒消呢。」

肖管家隨意地點了點頭,這脾氣暴躁不暴躁他也不去管了,當即吩咐一個隨從道:「你,帶他們四人去查實一下修為。」

肖管家身旁那名隨從領命之後,帶著聶甄一行四人來到後堂,那裡有一個專門測試修為等級的場所,只需要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到機器內,就可以顯示出自己的等級來。

根據之前聶甄等人商量的結果,聶甄本人修為依舊天境八段沒問題,而墨麒麟根據之前的安排,將靈力保留一小部分,讓自己的修為與耿耿、鬼鬼一樣維持在元境二段,畢竟元境三段的實力距離肖管家已經十分接近了,說不定會引起他的警覺。

查實完修為後,從屬又帶著聶甄他們返回了大堂,那從屬如實向肖管家稟報道:「稟報肖管家,一個天境八段,三個元境二段。」

肖管家臉上雖然不動聲色,但心中還是忍不住一動。

這年頭,天境強者可以說不少見,但元境強者還是不多見的,肖管家到現在為止,也只招到兩個元境強者,還都是元境一段修為,這一下子居然就多出來三名元境強者,那豈不是自己一下子就能達標了?

不過,肖管家畢竟是生性多疑的人,就算修為能夠滿足要求,如果來歷不清楚的話,他也是不會收的。

當下,肖管家看了看聶甄等人給他提供的簡歷,向他們詢問道:「你說你們是來自吞天山脈腳下的村莊?吞天山脈那麼遠的地方來的?」

聶甄知道自己能不能潛入這個聯盟隊伍,能否瞞過肖管家是關鍵,聽肖管家詢問,當即聶甄笑道:「喲?肖管家也聽說過吞天山脈?」

「都是軒轅神國的地方,聽總歸是聽說過的,四位你們說來自吞天山脈,那請問是哪一家勢力的弟子?」

「呵呵……都說了我們是小村莊出來的,怎麼可能是什麼大勢力的子弟,不過我相信,以後我們兄弟幾個能闖出自己的名頭來!」鬼鬼激動地說道。

聽到鬼鬼這麼說,肖管家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說道:「這麼說……你們的身份來歷,沒有人可以給你們作證?」

面對肖管家的提問,聶甄反而十分詫異地說道:「我們的身份,居然需要別人來作證?」

肖管家如實道:「如果無法證明你們的身份的話,就算你們的修為符合要求,我們也是不會收的。」

聶甄皺起眉頭來,故意抓著頭髮說道:「這就麻煩了……我們兄弟四個在次雙城又沒什麼熟人,初來乍到連仇人都沒一個……不過肖管家你可以放心,我們兄弟幾個在吞天山脈那邊還是有點名氣的,你可以調查一下吞天山脈,我們這幾個人可不是憑空捏造出來的。」

肖管家撇了撇嘴,說道:「這個很抱歉,吞天山脈那麼遠,我們可沒有時間來為你們調查啊。」

「那按照肖管家的意思,我們是無法加入了?」

肖管家十分果斷地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除非你們能夠證明自己的身份。」

墨麒麟十分不耐煩地說道:「哼!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難不成我兄弟幾個人還求著要來這裡不成?!老大,老三,老四,這裡不要人,我們可以去投奔百霜聶氏啊,反正都是出錢,給誰打工不行?!以我們兄弟幾個的實力,百霜聶氏肯定要我們的,反正老子認錢不認人,不管是誰出錢!」

墨麒麟吵吵嚷嚷起來,肖管家聽到它說的話,頓時臉色一變,顯然,墨麒麟這番話是他之前沒有想到的。

是啊……百霜聶氏可是擁有一整座礦藏的……他們怎麼可能掏不出錢來?甚至說不定開出來的價格比他肖管家開出來的還要高呢。

若是百霜聶氏得知這麼四個人要入伙,說不定會真的願意掏這筆錢的。

畢竟這四人里,除了為首的這個天境八段之外,其他三人可是十足十的元境二段強者啊!

想到這裡,肖管家頓時猶豫起來。

墨麒麟看肖管家猶豫,連忙對聶甄叫道:「老大老大,反正這裡不要我們,我們就走吧!」

而聶甄也是點了點頭,故作無奈地說道:「既然這樣……那也沒辦法了,我們走吧。」

突然,肖管家一擺手,喊道:「四位,且慢!」

聶甄淡淡微笑,對肖管家說道:「肖管家,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肖管家懷疑我們兄弟幾個,那我們還是就此作罷吧……」

墨麒麟一臉氣呼呼,十分不爽的樣子說道:「就是,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磨磨唧唧的!」

肖管家這幾天來,一直在審核各路報名的人選,說實話,這次審核他也是費了不少心神。

無論他審核有多麼細膩,總會覺得有些報名者身上,多少會有些可疑之處無法完全排除,但是這種細節又不見得就是真的可疑,他自己也無法確定,終究無法完全百分之百信任。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另外兩位管家的人選已經基本結束了,就差他這邊還有好幾個空缺,眼看著期限就快到了,要說肖管家不急迫是不可能的。

而且剛剛墨麒麟的話也讓肖管家有些發怵,如果那些被他拒之門外的人,全都負氣去了百霜聶氏,那對他們這個聯盟來說,恐怕會是一場災難。

想到這裡,肖管家最終咬了咬牙,還是下定了決心,對聶甄等人鄭重道:「四位且慢,我只需要分別問你們幾個問題,只要你們的答案合理,就算通過了考核,哪怕到時候無法令人滿意,四位再走不遲,如何?」 我靠!

沈均豪話音剛落,蘇歌就在心裡爆了句粗口。

感情今天這人是來告她的狀的?

早知道她想方設法的就應該在樓下將他給攔住。

怎麼能讓他找到楚亦寒這兒來。

真是……失策啊!

蘇歌拍了下腦門心,被人揭了短,心裡一下子虛得不行,趴在門上的動作都變得更加小心翼翼。

沈均豪話音落下之後,書房裡明顯安靜了一陣。

「所以呢?」

蘇歌心驚膽戰的等著楚亦寒的反應,誰知道竟然等來如此雲淡風輕的三個字。

所以呢?

什麼意思?

這麼輕飄飄一句話,楚亦寒到底是生氣了,還是沒生氣?

「理事長……」透過門縫裡看到,沈均豪幾乎整個人都趴到了地上,「您和織月到底是有些交情,求您,網開一面啊。」

「所以你認為我夫人所做的這一切,也是我的意思?」

沈均豪不肯直說,楚亦寒直接為他解釋。

沈均豪沒有抬起頭來,明顯是默認了。

門后的蘇歌眼珠子又轉了轉。

忽然明白了沈均豪的用意。

靠,他是想利用她插手了慕家一事,故意給楚亦寒施壓,想要告訴楚亦寒,如果沈家出事,楚亦寒因為她蘇歌的關係,也成了害沈家的兇手之一?

他想讓楚亦寒背上這層間接害沈家的包袱,而不得不出手救沈家?

畢竟,楚亦寒和沈織月一起長大是事實。

他心裡清楚,沈織月在楚亦寒心裡,多少是有一些位置的。

這沈均豪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就是不知道他這一招,會不會適得其反。

因為楚亦寒,並不是一個喜歡被威脅的人。

而沈織月如今在楚亦寒心裡的地位,只怕也並非沈均豪料想的那樣。

蘇歌正在等著楚亦寒會作何回應。

楚亦寒直接從辦公桌上的眾多文件里抽出一份文件,輕輕丟到沈均豪面前。

「你看看吧。」

他的聲音清淡如水,從頭到尾都沒有一絲起伏。

甚至對於沈均豪的出現,似乎都一點也不意外。

「這是……」沈均豪接過文件,翻開一看,臉色瞬間白了,「這……理事長,這,這肯定有誤會……織月怎麼會……」

楚亦寒什麼話都沒說,沉邃的鳳眸,平靜看著他。

沈均豪臉又變了變,態度很快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理事長,是織月年紀小不懂事,她是一時糊塗啊,而且她也受到教訓了,她如今能不能醒來都未可知,她已經遭了報應了,您能不能,能不能……」

「我想你應該誤解了我的意思。」楚亦寒矜貴俊逸的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話語淡淡,「我給你看這個東西,不過想告訴你,我夫人所做的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對於沈家的事,我不會幹涉,對於我夫人所做的事,我也不會阻止,你走吧。」

「理事長!!!」

蘇歌在門外幾乎聽到了沈均豪心裡絕望的哀嚎。

她有些意外的站在原地。

楚亦寒,並沒有責怪她的意思?

她給沈均豪看的,又是什麼文件? 聽到肖管家這麼說,墨麒麟皺著眉頭嘟囔道:「這問來問去的,好不煩人!究竟要搞些什麼名堂!」

肖管家面色一愣,沉聲道:「四位來這裡報名,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吧?雖然我們不是什麼名門正派,但畢竟是個聯盟,有點規章秩序難道也不應該?」

聶甄深深地看了肖管家一眼,說道:「肖管家,莫非你想要恃強凌弱,欺負我們兄弟幾個外來人不成?」

肖管家淡淡一笑,對聶甄說道:「我只是想選出放心又合適的人選而已,我對你們幾位並沒有什麼私怨,還請配合一下。」

聶甄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好啊,那就我先來回答你好了。」

肖管家點了點頭,一擺手對聶甄身後的三神獸悠然道:「那就請你三位兄弟迴避一下。」

墨麒麟和鬼鬼臉上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氣呼呼地就走了出去,至於耿耿一直扮演的就是那種沉默不說話的冰塊臉性格,當下一言不發,直接就離開了。

這三人的行為肖管家都看在眼裡,他也覺得這三人性格特徵這麼明顯,也不太像是作偽,但肖管家做事情一向十分小心,依舊堅持自己之前的想法,對聶甄問道:「這位貞涅兄弟,你說你們來自吞天山脈腳下的村莊,請問具體是在什麼位置?」

貞涅是聶甄給自己起的一個化名,畢竟自己的真實姓名太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了,貞涅這個名字,倒過來念就是聶甄,說實話在起名字這件事情上,聶甄還是十分偷懶的。

面對肖管家發問,聶甄道:「呵呵,不瞞肖管家說,我們幾個兄弟自小就是孤兒,在吞天山脈一個小村子里長大,在我們六七歲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身受重傷的修鍊者,是他傳授了我們一些基本的修鍊方法,不然我們現在死在哪裡都不知道。」

肖管家恍然道:「喔……這麼說你們是有了什麼奇緣機遇嘍?」

聶甄點頭道:「正是。」

「那我再問一下,你們出道以來有做過什麼大事么?或者是和什麼高手對決過?」

聶甄嘴角一翹,笑道:「嘿嘿……肖管家,雖說和真正的強者對決的次數,我們兄弟幾個也許不如你,但是要說到戰鬥經驗,我們兄弟幾個可絕不會少,你也知道,吞天山脈是猴王一族統治的地方,我們兄弟幾個生活的環境,可是經常與靈獸做伴,要說實戰經驗,我們兄弟幾個還會少?」

「你們的生活環境我不感興趣,我關心的是你們有沒有什麼戰鬥經驗。」肖管家沉聲道。

聶甄稍稍想了一下,說道:「戰鬥經驗肯定不少,我們兄弟幾個平日里要進入吞天山脈尋找天材地寶,你也知道,那個小村莊人都沒有幾個,我們如果不找點天材地寶去城裡換成靈石,又怎麼換來丹藥和靈器呢,這麼多年下來,戰鬥經驗肯定會有很多,而且在前不久,我們兄弟幾個在吞天山脈內,正好遇到猴王一族發生暴動,四大猴族圍攻猴王山,我們當時就在猴王山上,那會兒刀山火海的,我們兄弟四人還是殺出了重圍,這可以算是經典案例了。」

說到這裡,聶甄突然一停,有些不滿道:「肖管家,你也問了不少了,應該可以了吧?如果真的信不過我們幾兄弟,大可直說,也不要來消遣我們嘛。」

面對聶甄的不滿,肖管家也不介意,擺了擺手道:「好了……換下一個人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